欢迎光临好句子大全网!

经典语录

伤感的句子唯美的句子爱情的句子青春的句子 哲理的句子励志的句子搞笑的句子名人的句子正能量句子温暖的句子
栏目精选:
表白的句子
感情的句子
友情的句子
英语句子
祝福语
名言警句
QQ个性签名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波德莱尔的诗_波德莱尔诗选
  【1】:又苦又甜的是在冬天的夜里,对着闪烁又冒烟的炉火融融,听那遥远的回忆慢慢地升起,映着茫茫雾气中歌唱的排钟。 --波德莱尔 《裂钟》
 
  【2】:不懂得使自己的孤独为众人接受的人,也不懂得在碌碌众生中自立。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3】: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4】:我们竟为腐败道贺 为苍白的死光祝福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5】:我是伤口,又是刀锋  我是耳光,又是脸面  我是四肢,又是刑车  我是死囚,又是屠夫  我是吸我血的吸血鬼  --一个无人问津的要犯  被判处终身微笑  却永远张不开笑嘴 --波德莱尔 《恶之花》
 
  【6】:英雄就是对任何事都全力以赴,自始至终,心无旁鹜的人 --波特莱尔
 
  【7】:虽然你我会下落不明,你知道我曾为你动过情。 --波德莱尔
 
  【8】:我了解你完美面具下隐藏的一切 / 是什么让你成为你 --波德莱尔
 
  【9】:这些恶魔冷眼注视着我 犹如游人欣赏疯子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0】:午觉是一种甜美的死,睡者在半醒的状态体味他的消亡的快乐。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1】: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得很好  而又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  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2】: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3】:他流动的不是血液,而是忘川的绿水。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4】:为了挣得糊口的面包  你应该像唱诗班的孩子  歌唱你从不相信的赞美诗篇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5】:我是一片连月亮也厌恶的墓地。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6】:一旦堕入笑骂由人的尘世  威猛有力的羽翼却寸步难行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7】:一个无人问津的要犯 被判处终身微笑 却永远张不开笑嘴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8】:而终将归于黑暗的眼睛,无论曾多么光彩照人, 也只不过是一面充满哀怨的镜子。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9】:他生下来。 他画画。 他死去。 麦田里一片金黄,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 --波德莱尔 《麦田里的乌鸦》
 
  【20】:我们的罪顽固,我们的悔怯懦; 我们为坦白要求巨大的酬劳, 我们高兴地走上泥泞的大道, 以为不值钱的泪能洗掉污浊。 --波德莱尔 《恶之花 郭宏安译》
 
  【21】:当我大限已至,请让我直立入土  因为终我一生,总是长跪乞人怜!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2】:谁不曾从坟地的枯骨中吸取营养。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23】:就连你们的祈祷和祝愿都是罪行。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24】:相信人心,真是愚不可及,  爱情和美丽,迟早都逃不脱幻灭的命运  最终都要被弃入遗忘的背篓  还给永恒!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5】:我们的罪孽顽固不化 我们的悔恨软弱无力 我们居然为自己的供词开出昂贵的价 我们居然破涕为笑 眉飞色舞地折回泥泞的道路 自以为用廉价的眼泪就能洗去我们所有的污迹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6】:唯有能证实和别人平等的人才和别人平等,唯有懂得赢取自由的人才配享有自由。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27】:污秽的,你把它烧净  粗糙的,你把它磨光  懦弱的,你使它坚强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8】:你究竟来自深渊,还是降自星空? --波德莱尔 《恶之花》
 
  【29】:就像乞丐喂养自己身上的虱子,  我们竟然哺育我们可爱的悔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0】:高傲,这清贫者的法宝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1】:去了!远了!太迟了!也许永远不可能!  因为,今后的我们,彼此都行踪不明,  尽管你已经知道我曾经对你钟情! --波德莱尔
 
  【32】:让岩石泉涌,让沙漠开花。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3】:好花自伤,暗香无痕  无数的芬芳  只能在寂寞中吐艳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4】:像食欲惊人的厨子  我烹食我自己的心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5】:我的青春是一场晦暗的风暴,星星点点,漏下明晃晃的阳光。 --波德莱尔 《仇敌》
 
  【36】:英俊的红桃侍卫和黑桃皇后,正在忧郁的诉说着逝去的爱情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7】:通过粉饰,我会掘出一个地狱。 --波德莱尔
 
  【38】:一切都将抚平,甚至饥饿  一切都将消弭,甚至羞耻 --波德莱尔 《恶之花》
 
  【39】:梦幻总是紧紧地把心灵抓住  而实境总是轻易把理想抛弃 --波德莱尔 《恶之花》
 
  【40】:既然行动与梦想在这个尘世不可能联袂  我心甘情愿离开这个世界  不能仗剑而生只能刺剑而死  圣彼得不认耶稣……他做的很好!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41】:老生常谈中蕴含的无限的深刻的思想,是由蚂蚁世世代代掘成的洞穴 --波德莱尔
 
  【42】:那些海誓山盟,芬芳,那无休止的吻 能否从不可测知的深渊重现 就像从海底深处沐浴过的太阳 再获青春,重上云霄? --波德莱尔 《阳台》
 
  【43】:自由的人,你将永把大海爱恋! 海是你的镜子,你在波涛无尽、 奔涌无限之中静观你的灵魂, 你的精神是同样痛苦的深渊。 --波德莱尔 《恶之花》
 
  【44】:人生是一座医院,每个病人都渴望着调换床位,这一位愿意面对着炉火呻吟,那一位认为在窗边会治好他的病。 --波德莱尔
 
  【45】:它漫步在我的脑海里, 一如在自家一般惬意。 强健温情迷人的美猫, 喵喵叫时轻柔若无声息...... --波德莱尔
 
  【46】:谬误、罪孽、吝啬、愚昧, 占据人的精神,折磨人的肉体, 就好像乞丐喂养他们的虱子, 我们喂养我们可爱的病悔。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47】:错了!这是面具。这只是虚伪的矫饰。 --波特莱尔
 
  【48】:我们的激情全都是扯谎者,创造美丽面庞的,正是我们的近视;创造出美好灵魂的,正是我们的无知。必定有一天,在近视更为清晰的人来看,那偶像完全是个该遭到嘲讽,该对之感到惊讶的对象,而不是个该去仇恨的对象。 --夏尔·波德莱尔 《拉.芳法萝》
 
  【49】:啊污秽的伟大!啊卑鄙的崇高! --波德莱尔 《你能把全宇宙放进你的内屋》
 
  【50】:真惬意啊,透过沉沉雾霭观望 蓝天生出星斗,明窗露出灯光, 煤烟的江河高高地升上天外, 月光洒下它令人着魔的苍白。 --波德莱尔 《风景》
 
  【51】:你可是令我神游的一块绿洲? 让我大口吮吸回忆之酒的瓶? --波德莱尔 《头发》
 
  【52】: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恐怖  超过这冰冻太阳的冷漠与残酷  以及这蒙蒙混沌的漫漫长夜。 --波德莱尔 《恶之花》
 
  【53】:有时我觉得我的血奔流如注,像一口泉以哭泣的节奏喷出。我清楚地听见它哗哗地流淌,却总摸不着创口在什么地方。 --波德莱尔 《血泉》
 
  【54】:天空凄美如祭坛  夕阳在凝结的血泊中沉默 --波德莱尔 《恶之花》
 
  【55】:欲望的大树呀,你以快乐作为肥料,随着你树皮的增厚加硬,你的树梢希望与太阳接近。 --波德莱尔 《恶之花》
 
  【56】:挑剔的人总是自以为美貌。 --波德莱尔 《恶之花》
 
  【57】:啊,美,你是来自天堂还是出自深渊, 你那神圣而又恶魔般的目光, 倾注着恩惠与罪恶, 为此,人们可以将你比作美酒。  你把夕阳和朝霞包容于自己眼中; 你像暴雨的黄昏散发着香味; 你的吻是春药,你的嘴是双耳尖底瓮, 使英雄变得虚弱,让孩子变得勇敢。  你是来自黑暗的深渊,还是从星辰坠落? 着了魔的命运,狗一样追随你的裙子, 你随意地播撒快乐与灾难, 你统治一切却不负任何责任。 --波德莱尔 《恶之花》
 
  【58】:厌倦和巨大的悲伤后面, 充塞着雾霭沉沉的生存。 --波德莱尔
 
  【59】:掀开你充满香气的衣裙,  把我疼痛的头深深埋藏,  像闻一朵枯萎的花一样,  闻一闻往日爱情的温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60】:头上是空阔而灰蒙的天空,脚下是尘土飞扬的大漠,没有道路,没有草坪,没有一株蒺藜菜,也没有一棵荨麻草。我碰到好多人,驼着背向前行走。 他们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个巨大的怪物(幻想),其重量犹如一袋面粉,一袋煤或是罗马步兵的行装。 可是,这怪物并不是一件僵死的重物,相反,它用有力的,带弹性的肌肉把人紧紧地搂压着,用它两只巨大的前爪勾住背负着的胸膛,并把异乎寻常的大脑袋压在人的额头上,就像古时武士们用来威吓敌人而戴在头上的可怕的头盔。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61】:就把这一滴像猫眼石碎片一样 / 闪着红光的苍白眼泪收进手掌 / 放进远离太阳眼睛的他的心里 --波德莱尔 《月亮的哀愁》
 
  【62】:我经你手点金成铁, 又把天堂化为地狱; 在云彩的裹尸布里  我发现珍爱的躯壳, 我又在苍穹的岸边 建造了巨大的石棺。 --波德莱尔 《恶之花》
 
  【63】:来吧,我的美猫,来到我多情的心房; 请缩回脚上利爪, 让我在你的美眸中徜徉, 它交织着青铜与玛瑙的光芒。 --波德莱尔
 
  【64】:你醒来,醉意渐消, 去询问微风波涛,星辰禽鸟, 那一切逃遁的,呻吟的,流转的,歌唱的,交谈的 --现在是什么时刻? 它们会说,沉默的时刻, 快去沉醉于诗,沉醉于美,沉醉于酒。 --波德莱尔 《沉默》
 
  【65】:既然我的灵魂能这样快捷地旅行,为什么我还要强迫我的肉体变换地方呢?既然计划本身就是足够的享受,又何必去实现计划呢? --夏尔·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计划》
 
  【66】:一个寻觅肉身的游魂,他若愿意,便能进入任何人的个性。惟有对于他,一切席位才都是空的。 --夏尔·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67】:时间是个贪婪的赌徒,从不作弊,每赌必赢。 --波德莱尔
 
  【68】:不久,我们就要陷入寒冷的黑暗之中, 别了,我转瞬即逝的夏日的美丽! 我已听到忧郁的撞击声,纷纷落在院中的小路上。 整个寒冬将占据我的灵魂:愤怒、 怨恨、战栗、恐怖、不堪忍受的苦役, 我的心将变成红彤彤的冰块, 仿佛掉进北极的地狱。 我听到每一根枯枝的落地声; 这声音比断头台的回升更凄厉。 我的身心犹如危楼, 不堪承受撞锤的打击。 我在这阵阵的打击中动摇, 仿佛听见钉棺材的声响。 为谁?--昨天还是夏日,转眼已是秋天! 这神秘的声音,仿佛丧钟敲响。 --波德莱尔 《恶之花》
 
  【69】:美人,我爱你含情脉脉的眼睛, 可是如今,你却无往而不忧伤, 你的情,你的爱,你的所有, 都不及海上辉煌的太阳。 然而,温柔的心啊!请爱我, 像慈母一样,即使我是个忘恩负义的罪人; 如恋人,或姐妹,给我温暖, 哪怕是秋风一叶抑或是夕阳一轮。 啊,短暂的人生!坟墓正贪婪地虚位以待! 请让我枕你的双膝, 一面追忆酷热难眠的美丽夏日, 一面品味这晚秋的金光明媚! --波德莱尔 《恶之花》
 
  【70】:当我们的心收过了葡萄之后, 生活就是痛苦了。 --波德莱尔 《永远如此》
 
  【71】:他们大多数人还从未了解过 家庭的甜美,还从未生活过! --波德莱尔 《恶之花》
 
  【72】:有些女人引起去占有和玩弄她们的欲望;而她呢,却让人渴望在她的注视下慢慢死亡。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73】:魔鬼不停地在我的身旁蠢动, 像摸不着的空气在周围荡漾; 我把它吞下,胸膛里阵阵灼痛, 还充满了永恒的、罪恶的欲望。 --波德莱尔 《毁灭》
 
  【74】:天空又悲又美,像大祭台一样。 太阳在自己的凝血之中下沉。 --波德莱尔 《夜的和谐》
 
  【75】:她只能向炼狱的深处,  亲手堆积惩罚自己的柴薪。 --波德莱尔 《恶之花》
 
  【76】:夜幕降临了。白天艰辛劳苦,疲惫不堪的一个个可怜的心灵,这时也开始安歇下来。他们的思想也染上了一层柔和的色彩和苍茫的昏暗。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77】:我知道,魔鬼愿意涉足荒野,孤独之中,凶杀和淫荡的精灵却得其所哉。但同时,我又觉得也只是对于那些游手好闲和放荡不羁的灵魂,孤独才是险恶的。他们在孤独中充满情欲和幻想。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78】:--快把灯吹灭,别再迟疑  让我们躲进黑暗之中 --波德莱尔 《恶之花》
 
  【79】: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的很好,而有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 --波德莱尔 《恶之花》
 
  【80】:罪恶幽香 暗暗流淌 --波德莱尔 《恶之花》
 
  【81】:仿佛垂死者抚摸自己的坟墓。 --波德莱尔 《恶之花》
 
  【82】:凡人的眼睛在最深邃的时刻, 也不过是些模糊哀愁的镜子!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83】:谁不会让他的孤独充满众人,谁就不会在繁忙的人群中孤独。 --波德莱尔
 
  【84】:你的眼睛包含着落日和黎明; 你像雷雨的黄昏把芳香播撒; 你的吻是春药,你的嘴是药瓶, 能使英雄怯懦,又使儿童勇敢。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85】:我请求有一把快刀, 斩断锁链还我自由, 我请求有一剂毒药, 来把我的软弱援救。 --波德莱尔 《吸血鬼》
 
  【86】:我自杀,是因为我活不下去,是因为睡也累,醒也累,不堪忍受。我这样,是因为我对别人无用,对自己危险。我自杀,是因为我认为我是不死的,但愿如此。 --波德莱尔 《恶之花》
 
  【87】: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得很好,而又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波德莱尔 《恶之花》
 
  【88】:忧郁(一)  雨月,对着整个城市大发雷霆 向着邻近墓地里苍白的住户 从它的罐里倒出如注的阴冷 又把死亡撒向雾蒙蒙的郊区  我的猫在方砖地上寻觅草茎 不停地抖动瘦而生疮的身躯 沟壑里游荡着老诗人的魂灵 带着一个瑟瑟的幽灵的苦语  大钟在悲叹,而那冒烟的木柴 用假嗓子伴随着伤风的钟摆 一局气味污浊的牌正在进行  这患水肿的老妇的不祥遗留 英俊的红桃侍从和黑桃皇后 正阴沉地诉说着逝去的爱情 --波德莱尔
 
  【89】:穷人之死 [十四行诗·波德莱尔] 是死亡给人安慰,使人活下去; 它是人生的目的和唯一的希望, 它像仙酒一样,使我们提神,陶醉, 给我们走到黄昏的勇气和力量;  它是透过暴风雨,严霜和雪, 在黑暗的地平线上颤动的光明; 它是登记在册的驰名的旅馆, 可供在那里吃住、停留安歇;  它是个天使,她具有磁力的手指 能催人入眠进入迷人的梦幻, 她为光身的穷人再铺好卧床;  它是上帝的光荣、是神秘的粮仓, 它是穷人的钱袋和古老的家乡, 是通往世外天庭的柱廊!  【注释】  在册:即书册,这里指《圣经》。《路加福音》第十章:“有一个人……落在强盗手中,他们剥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个半死,就丢下他走了……惟有一个撒 --波德莱尔
 
  【90】:玲珑之音  那时辰到了,花儿在枝头颤震, 每一朵都似香炉散发着芬芳; 声音和香气都在晚风中飘荡; 忧郁的圆舞曲,懒洋洋的眩晕! 每一朵都似香炉散发着芬芳; 小提琴幽幽咽咽如受伤的心。 忧郁的圆舞曲,懒洋洋的眩晕! 天空又悲又美,像大祭台一样。 小提琴幽幽咽咽如受伤的心, 温柔的心,憎恶广而黑的死亡! 天空又悲又美,像大祭台一样; 太阳在自己的凝血之中下沉。 温柔的心,憎恶广而黑的死亡, 收纳着光辉往昔的一切遗痕! 太阳在自己的凝血之中下沉? 想起你就仿佛看见圣体发光! --波德莱尔 《恶之花》
 
  【91】:别人用尽万般柔情,征服你,而我,要用恐怖,统治你的青春,支配你的生命 --波德莱尔 《恶之花》
 
  【92】:我知道,痛苦是唯一的高贵 无论人世和地狱都不能把它侵蚀, 为编织我那神秘的桂冠 就必须聚集宇宙的力量。 --波德莱尔 《恶之花》
 
  【93】:一切庸俗的情感,就像我脚下山谷中的云雾一样,离我远远地飘开去了;我的心如此纯洁、宽阔,就如同这庇护我们的苍穹;一切尘世间的记忆在我脑海中都愈加显得模糊渺小,就像那听得到看不见的铃铛声,显得十分遥远,远在另一座山的背坡上。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94】:我居踞碧空 神秘如狮身女妖 如雪的灵魂与天鹅之羽的洁白相融  对扭曲作态的身姿充满厌恶  我既不哭 也不笑 --波德莱尔 《恶之花》
 
  【95】:事物如此奇怪,在这些水与空气的魔法前,我不止一次地抱怨人类的失忆。                                                                                                 一一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
 
  【96】:有些东西是强化和锻炼人的心灵的,当它不能使之堕落使之软弱到卑鄙和自杀的程度时,就用另一种方式使之强化。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97】:我听到每一根枯枝的落地声  这声音比断头台的声音更凄厉  我的身心犹如危楼 --波德莱尔 《恶之花》
 
  【98】:当白色、朱红的黎明,与那噬人的理想 结伴进入堕落者心中, 由于复仇奥义的作用, 一个天使在这沉睡的野兽身上醒来。  精神的天空,难以接近的蓝天, 向着这已被抛弃却还做梦、苦挨的人 裂开,坍陷,带着深渊般地诱惑。 因此,亲爱的女神,清醒而纯洁的生命,  在荒唐的狂欢那冒气的残余之上, 对你的记忆,更清晰,更绯红,更迷人, 在我睁大的眼前不停地飞舞。  太阳已使烛火变得暗淡; 因此,永远的胜利者,炽热的灵魂, 你的幻影犹如不朽的太阳! --波德莱尔 《恶之花》
 
  【99】: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人称作理想的乐土,我憧憬着和一个旧情人一起去那里旅行。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00】:你的身体斜躺着展开, 像一条精致的船, 左右摆动, 把栀桁浸在水中。  仿佛因冰河隆隆解冻 而涨起的波涛, 当你口中的涎水 涌向你的齿尖,  我仿佛喝下波西米亚葡萄酒 苦涩而征服一切, 一个液态的天空 在我心里撒下群星。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01】:”难道我们曾有过什么异样的行动? 你能够,就请解释我为何胆战心惊: 听到你唤我‘天使!‘我就害怕的发抖, 却又觉得我嘴唇贴近了你的嘴唇。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02】:醉酒的人发誓友谊长存,握手洒泪,但没有人能够明白是为什么;人的感官明显地达到了顶点。但是鸦片引起的好感的扩散却不是一种狂热的冲动:那是一个原本善良而公正的人又恢复了他的自然状态,摆脱了曾一时腐蚀其高贵品质的一切痛苦。最后,无论酒的好处有多么大,人们总可以说它与疯狂,或至少与怪诞相近,可以说,越过了某种界限,它就使智力的能量挥发和分散;而鸦片则总是使激动起来的东西平静下去,使分散开来的东西集中起来。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03】:人们试图用法国的麻制造印度大麻。所有的实验迄今都未成功,那些不惜一切代价要获得奇妙享受的热衷者还继续使用穿越地中海的印度大麻,即印度的或者埃及的麻。印度大麻的成分是印度的麻的煎剂,奶油和少量的鸦片。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04】:读者,你是否偶尔也会 陶醉地,细细品尝般地呼吸着 那弥漫在教堂里的焚香的气息, 或是香袋中那成年的麝香?  深邃而神奇的魅力,使我们眩晕, 使过去在今日再现! 就这样,情人从可爱的肉体上 采摘回忆那美妙的花朵。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05】:“你最爱谁,谜一样的人,你说?父亲,母亲,姐妹,还是兄弟?” “我没有父亲,没有母亲,没有姐妹,没有兄弟。” “朋友呢?” “您用了一个词,我至今还不知道它的含义。” “祖国呢?” “我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美呢?” “我倒想真心地爱它,它是女神,是不凋之花。” “金子呢?” “我恨它,一如您恨上帝。” “唉!那你爱谁,不寻常的异乡人?” “我爱云……过往的云……那边……那边……奇妙的云!”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06】:人,诗意地栖息在世上。 --波德莱尔
 
  【107】:我好似雨国的王者。富有却无能,盛年而早衰。所有的猎物和爱鹰,乃至来到我栏杆下饿死的百姓,都不能安慰我这国王。 --波特莱尔
 
  【108】:苍白如幽灵,死之奥秘龙笼罩着弥留的芳魂。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09】:情郎俯在美人身上气喘吁吁, 好像垂死的人抚爱他的坟墓。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10】:向青春致以发自内心的敬意, 圣洁的青春,神色单纯,面容甜蜜, 清澈明亮的眼睛像流水无暇, 她无忧无虑,如蓝天、飞鸟、鲜花, 将在万物之上倾注她的芬芳, 她的甜蜜的热情和她的歌唱!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11】:是魔鬼牵着我们活动的线! 腐败恶臭,我们却觉得魅力十足; 每天我们都向地狱迈进一步, 穿过恶浊的黑夜越并无反感。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12】:“趁我们头脑发热,我们要不顾一切。” --波德莱尔
 
  【113】:红心侍从J与黑桃皇后Q  正诡谲地交谈他们已逝的爱情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14】:我有时感觉到我在大量流血 仿佛一道涌泉有节奏的啜泣 我听到血在哗啦啦啦地长流 可是摸来摸去却摸不到伤口 --波德莱尔
 
  【115】:”你哪里来的这奇怪的忧愁,“你问, ”仿佛海水在黑色的光秃秃的石头上涨起?“ --我们的心一旦摘完自己的葡萄, 生存就是一种恶。这是尽人皆知的秘密。  一种简单的痛苦,毫不神秘, 犹如你的快乐,谁都看得清楚。 请别再探究,啊,好奇的美人! 尽管你的声音轻柔,安静!  安静,无知之徒!永远兴高采烈的灵魂! 孩子般发笑的嘴!死亡比生命更甚, 常常用纤细的绳索捆住我们。  那就,那就让我的心陶醉于幻象; 沉浸于你美丽的眼睛,犹如沉浸于一个美梦, 并且在你睫毛的阴影下长眠。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16】:对于一颗在生活的斗争中已经疲倦了的心灵,小海港是迷人的逗留之地。宽广无际的天空,变幻奇特的云层,色彩斑斓的大海,还有这些闪光的迷人的标灯……这一切组成了一个奇特的棱镜,令人大饱眼福,永不疲倦。航船向前俯冲的身躯上,交织着无数的帆索,长浪使它们轻柔地漂摇着,在人心灵里引起节奏感和美感。尤其是,对于一个既没有好奇心又没有野心的人来说,躺在平台上或俯在防波堤上观望那些人东奔西走,真有一种神秘而高贵的乐趣,他们有的走了,有的回来了,他们还有力量去渴望,还想旅行或发财。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17】:大街在我的周围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有一位修长苗条、戴着重孝、神情哀愁 显得端庄的女子忽然走过,用一只闪出钻戒光彩的手 撩起并摇动饰有月牙形花边的长裙 体态轻盈而雍容华贵,露出玉雕般的小腿 我呀,竟像个精神失常的人那样颤抖不已 从她宛如孕育暴风雨的青灰色天空一般的秋波里 痛饮那令人销魂的快乐与令人陶醉的妩媚 --波德莱尔 《致一位过路的女子》
 
  【118】:一位不知名的老作家说: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喝酒的人的快乐,除了酒的被喝的快乐。的确,酒在人类的生活中扮演着亲切的角色,亲切到这种程度,某些很理智的人,受到一种泛神论的诱惑,赋予酒一种人格,这我并不感到惊奇。在我看来,酒和人是两个斗士朋友,时而搏斗,时而讲和。战败者总是拥抱战胜者。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19】:我的青春是一场晦暗的风暴,  星星点点,漏下明晃晃的阳光;  雷击雨打,造成了如此残雕,  园子里,红色的果实稀稀朗朗.   我现在已经触到思想的秋天,  我现在必须使用铁铲和铁耙,  把被水淹过的泥土重新回填,  因为它已洞窟累累坟一般大.   有谁知道我梦寐以求的新花,  在冲得像沙滩一样的泥土下,  能找到带来生机的神秘食品?   --哦痛苦!哦痛苦!时间吃掉生命,  而噬咬我们的心那阴险的敌人  靠我们失去的血生长且强盛! --波德莱尔 《仇敌 ---波德莱尔》
 
  【120】:-----Car j'ignore où tu fuis, tu ne sais où je vais, ? toi que j'eusse aimée, ? toi qui le savais!  -----For I know not where you fled, you know not where I go, O you whom I would have loved, O you who knew it!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但是你该知道我曾为你动情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21】:这充满霉味的黑暗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22】:今天,在梦境里,我有了三个住处,都感到了同样的乐趣。既然我有了三个住处,都感到了同样的乐趣。既然我的灵魂能这样快捷地旅行,为什么还要强迫我的肉体变换地方呢?既然计划本身就是足够的享受,又何必去实现计划呢?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23】:从那时起,就像那些预言家, 我如此温柔地爱上了沙漠和大海; 以至于我在葬礼上笑,在节日里哭, 在最苦的酒中寻找美味; 以至于我常常把事实当作谎言, 以至于我的眼睛望着天,自己坠入洞中。 但那声音却安慰我说:“留住你的梦; 聪明人无法像傻子一样拥有这么美的东西!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24】:我注意到对于那些受到印度大麻所启迪而多少有些艺术性的精神来说,水具有一种骇人的魅力。流动的水,喷射的泉,和谐的瀑布,大海的蓝色的无限,它们在您精神深处流动,生成,歌唱。让一个人在这样的状况下靠近清澈的水的边缘可能是不恰当的;正如歌谣里的渔夫,他恐怕会任凭自己被水妖卷走。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25】:我没有忘记,在城市附近, 我们白色的房子,小,但却安静, 石膏做的波摩娜,古老的维纳斯, 黄昏时分,辉煌而壮丽的太阳, 从撞碎其光束的玻璃窗外, 仿佛好奇的天上睁开一只大眼睛, 注视着我们漫长而无声的晚餐, 把它巨烛般地美丽光影慷慨地 投在廉价桌布和哔叽窗帘上。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26】:死神,我们并不向它咨询我们的计划,我们也不能得到它的同意,死神,它让我们梦想着幸福和名声,他不说是,也不说否,突然从它的栖身处窜出来,一翅膀打翻了我们的计划、我们的梦想和梦想的布局,我们的思想在其中庇护着我们最后的日子的荣耀!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27】:Je t'aime d'autant plus, belle, que tu me fuis. 你愈是逃离,我愈是爱你。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28】:您的爱虽已解体,但我却记住 其形式和神圣本质!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29】:什么是诗的目的呢?就是把善与美区分开来,发掘恶中之美。 --波德莱尔
 
  【130】:如厨师将悲伤当作调料,我将我的心烹煮煎炸。 --波德莱尔
 
  【131】:音乐每每像大海一样使我入迷!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32】:那是一个独特的地方,隐没在北方的浓雾之中。在那里,人的热情可以汹涌奔放,人的想象可以纵情驰骋。在那里,青翠的木叶顽强地为它们提供寓所;精美的花草细心地为它们撒抹芳香。这地方是如此引人入胜,可以说,它是西方中的东方,欧洲内的中国。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33】:或用热情把你照亮, 或者于你寄托悲苦, 自然!有人看作坟墓, 有人看作生命和光!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34】:唉,利剑和毒药都对我不屑一顾  轻蔑地说:“你实在不配  我们帮你解脱  你这该死的奴隶地位。”  “蠢货,如果我们帮你,  摆脱她的统治,  你又会用你的热吻,  使这吸血鬼的尸身复活!”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35】:艺无涯,而时光稍纵即逝。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36】:艺术价之为艺术家,最根本的就在于他对美好的事物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精妙感觉。 --波德莱尔
 
  【137】:“比冰和铁更刺人心肠的欢乐” --波德莱尔
 
  【138】:我难道能从无情的寒冬  吸取比冰和剑更震撼人心的快乐?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39】:Strangeness is a necessary ingredient in beauty. 陌生感是美的必要成分。 --波德莱尔
 
  【140】:我羡慕那卑贱动物的生活 它们悠长的时间线竟放的如此之慢 --夏尔·波德莱尔 《恶之花》
 
  【141】:我将打你,既未生气, 也无仇恨,仿佛屠夫, 亦如摩西击打磐石。 我还让你的眼皮里, 把那痛苦之水喷涌, 把我的撒哈拉浸透, 希望涨满我的欲求, 游在你带盐的泪中, 好像出海的船远行, 我心醉饮你的泪水, 听见你珍贵的呜咽, 犹如战鼓催动冲锋。  难道我是不谐和音, 在这神圣交响乐中, 由于那贪婪的反讽, 摇晃又噬咬我的心? 它喊在我的声音里, 我全部的血,黑的毒。 我是镜子,阴森可怖, 悍妇从中看见自己。 我是尖刀,我是伤口。 我是耳光,我是脸皮。 我是四肢和车轮子, 受刑者和刽子手。 我是我心的吸血鬼, --伟大的被弃者之一, 已被判处大笑不止, 却再不能微笑一回。 --波德莱尔 《自惩者》
 
  【142】:世间一切都不可靠。 无论多么细心地涂脂抹粉,人的自私仍露马脚。 当那个进入沉沉黑夜的时刻来临之际,她会正面直视死神,像一个新生儿,既无悔,亦无痕。 --波德莱尔
 
  【143】:想起你就仿佛看见圣体发光。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44】:葡萄酒引起的快乐呈上升的趋势,在其终点逐渐下降,而鸦片的效果一旦产生,就八个或十个小时内不变;一个是尖锐的快乐,一个是慢性的快乐;一个是火焰,一个是均衡与持续的热情。但是巨大的差别尤其在于,葡萄酒使精神能力紊乱,鸦片则在其中引入高度的秩序与和谐。葡萄酒使人失去自制,鸦片则使这种自制更加灵活,更加平静。尽人皆知,葡萄酒给人一种对于蔑视和赞赏、爱和恨得超乎寻常然而短暂的力量。而鸦片则给予各种能力以对于纪律的深刻感受和一种神圣的健康。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45】:漫漫如长夜,浩瀚如晨曦,回荡著芳香,色彩与万籁 --波特莱尔
 
  【146】:不能取消爱情,宗教就想至少能对它消消毒,于是就创造了婚姻。 --波德莱尔
 
  【147】:一句话,正是纯粹人性的部分,甚至常常是认得粗野的部分,借助于酒的力量篡夺了最高权力,而鸦片吸食者则充分地感到,他的存在的纯粹部分和精神上的友爱具有最大的灵活性,而首先,他的智力获得了一种使人感到慰藉的、晴朗无云的明晰。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48】:如果生活能够在我们面前壮丽地展开,如果我们还年轻的眼睛可以浏览这些走廊、细查这座旅馆的大厅和房间,那座未来的悲剧和等待着我们的惩罚的舞台,我们和我们的朋友,我们所有人都将颤抖着倒退!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49】:吾所知, 只有苦恼才是唯一的高贵, 人界和地狱都不会伤害它。 然后为了给我编织神圣之冠, 带领所有时代以及所有王国。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50】:然而,真正的旅人只是这些人, 他们为走而走;心轻得像气球, 他们永远不逃避自己的命运, 他们并不管为什么,总是说:“走!”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51】:我用了小剂量的稠膏,一切都进行得好极了。病态的快乐发作的时间很短,我进入一种几乎等于幸福的慵倦和惊讶的状态。我因此指望着过一个平静无忧的晚上。倒霉的是我不巧得陪某人去看戏。我故作勇敢,决心掩盖我的巨大的懒惰和不动的愿望。我住的那个区的车子都满了,我不得不徒步走很长的路,穿过车子的嘈杂的声响、行人的愚蠢的谈话和一片庸俗的海洋。我的指尖感到一丝凉意,很快它将变成严寒,仿佛我的双手插进了冰水。但这还不是痛苦,这种近乎尖锐的感觉更是一种快感。不过,在这无尽头的路途上,我感到越来越冷。我两三次问我陪同的人天气是否很冷,他回答我说正相反,天气可以说是很温和。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52】:向最亲爱的、最美的女人, 她使我的心充满光明, 向那天使,那不朽的偶像, 献上不朽的敬意!  她弥漫于我的生活, 犹如浸透了盐的空气, 她给我饥饿的灵魂 注入对于永恒的偏爱。  永远新鲜的香囊, 染香了这可爱小屋的空气, 被遗忘的香炉冒着 穿透黑夜的烟,  不受腐蚀的爱情,我怎样 才能将你忠诚地绘出? 看不见的麝香粉拉 藏在我永生的深处!  向最亲爱的、最美的女人 她创造了我的快乐、我的健康 向那天使,那不朽的偶像, 献上不朽的敬意!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53】:你自诩精通的那种崇高的恶 从来不曾使你因恐怖而退缩 我了解你完美面具下隐藏的一切 是什么让你成为你 --波德莱尔
 
  【154】:别人用的是温情支配你的青春、生命,而我,我却要用恐怖。 --波德莱尔 《幽灵》
 
  【155】:--唉!唉!时间吞噬着生命, 而那啃咬着我们心脏的隐秘的敌人 靠汲取我们失去的血液而成长!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56】:永远地沉醉吧,其它一切都是浮云。不想感受时间那可怕的重压,那就一醉不醒吧。醉于何物?美酒,诗歌或者美德,随便。但一定要沉醉。 --波德莱尔 《巴黎的忧郁》
 
  【157】:被岁月磨亮  闪烁着流光的家具 --波德莱尔 《恶之花》
 
  【158】:没有一件工作是旷日持久的,除了那件你不敢拌着手进行的工作 --波德莱尔
 
  【159】:出色地做梦并不是每个人的天赋,即便他有这种天赋,也很有可能由于日益增长的现代的分心和物质进步的喧闹而一步步减弱。做梦的能力是一种神圣和神秘的能力:因为通过梦人才能和包围着他的黑暗世界进行交流。但是这种能力需要孤独,才能自由地发展。人越是全神贯注,就越能广泛地、深刻地做梦。然而,哪一种孤独比鸦片创造的孤独更巨大、更平静、更与尘世的利益世界相分离呢? --夏尔·波德莱尔 《人造天堂》
 
  【160】:能在太阳底下看见的东西总不如在玻璃后面发生的事情有趣。 --波德莱尔 《窗户》
 
  【161】:我曾举锋利的剑,  帮我将我的自由夺得,  也曾求助于阴险的毒物,  帮我克服我的怯弱。 --波德莱尔

相关阅读

推荐栏目

声明

1、《波德莱尔的诗_波德莱尔诗选》一文由网友投稿到本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如果《波德莱尔的诗_波德莱尔诗选》一文有任何侵犯权益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本站核实后将予以删除。

3、如果喜欢本站的文章,请ctrl+d收藏,欢迎一键转发到朋友圈、微博、QQ好友分享!

Copyright 好句子大全网 鄂ICP备1400995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