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好句子大全网!

经典语录

伤感的句子唯美的句子爱情的句子青春的句子 哲理的句子励志的句子搞笑的句子名人的句子正能量句子温暖的句子
栏目精选:
表白的句子
感情的句子
友情的句子
英语句子
祝福语
名言警句
QQ个性签名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帕斯卡经典语录
  【1】:假如人只能自己单独生活,只会考虑自己,他的痛苦将是难以忍受的。 --帕斯卡 《思想录》
 
  【2】:把握现在:我们完全是被过去和未来占据着,我们从没有真正生活过,我们在希望里生活,我们准备着幸福……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3】:人类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不过是掩饰、欺骗和虚伪而已。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4】:几乎所有的痛苦都来自于我们不善于在房间里独处。 --帕斯卡尔 《思想录》
 
  【5】:虚荣心在人们心中如此稳固,因此每个人都希望受人羡慕;即使写这句话的我和念这句话的你都不例外。 --帕斯卡
 
  【6】:理智的最后一步就是意识到有无数事物是它力所不及的 --帕斯卡
 
  【7】:信仰有异于迷信,若坚信信仰甚至于迷信,则无异于破坏信仰。 --帕斯卡
 
  【8】:只有两种人可以称为有理智:找到了上帝并全心全意侍奉上帝的人;不认识上帝而全心全意在寻找上帝的人。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9】:思想--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 --帕斯卡尔 《帕斯卡尔思想录》
 
  【10】:人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认识自己的可悲。 --帕斯卡尔 《帕斯卡尔思想录》
 
  【11】:The sole cause of man’s unhappiness is that he does not know how to stay quietly in his room.   人类不快乐的唯一原因是他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呆在他的房间里。 --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帕斯卡
 
  【13】:时间治好了忧伤和争执  因为我们在变化  我们不会再是同一个人  一点点小事就可以安慰我们  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可以刺痛我们 --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思想形成人的伟大。 人 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纵使宇 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因而,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 --帕斯卡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15】:一个人越有思想,发现有个性的人就越多。普通人是看不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我们为什么要服从多数人的意见?是因为他们更合理吗?不是,是因为他们更强而有力。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17】:人既不是天使,又不是禽兽,但不幸就在于想表现为天使的人却表现为禽兽。 --帕斯卡尔
 
  【18】: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帕斯卡尔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19】:我们必须让自己的思想深藏不露,跟其他人一样说话,但是,要通过自己的思想做出正确的判断。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20】:人 因为思想而伟大:人显然是为思想而生的。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宇宙的空间囊括并吞没了我,由于思想我却囊括了整个宇宙。思想的本性是多么伟大,思想的缺陷又是多么卑微啊!这真是一位搞笑的上帝。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21】:无论身份高低,只要会消遣就是幸福。 --帕斯卡尔
 
  【22】:人是为了思考才被创造出来的。 --帕斯卡
 
  【23】:人都喜欢心怀恶意,但那并不是要反对一目失明的人或者是不幸的人,而是要反对高傲的幸运者。 --帕斯卡 《思想录》
 
  【24】:不要从特殊的行动中去估量一个人的美德,而应从日常的生活行为中去观察。 --帕斯卡
 
  【25】:正义是议论的种子,而力量清晰明了,因此人们没能赋予正义力量。 --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人要求伟大,而又看到自己渺小;人要求幸福,而又看到了自己可悲;人要求完美,而又看到了自己充满缺陷;人要求能成为别人爱慕与尊崇的对象,而又看到自己的缺点只配别人的憎恶与鄙视。他发现自己所处的这种尴尬,便产生出一种想象中最不公正和最易作奸犯科的激情,因为他对于那谴责他和他认识自己缺点的真理,心怀切齿痛恨。 --帕斯卡 《思想录》
 
  【27】:通常,我们自己找出的理由比他人想到的理由更容易使自己信服 --帕斯卡
 
  【28】:你要人们称赞吗?那么不要称赞自己。 --帕斯卡
 
  【29】:人充满了各种需要,他只爱能够满足一切需要的人。 --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看到人类的盲目和可悲,仰望着全宇宙的沉默,人类被遗弃给自己一个人而没有任何光明,就像是迷失在宇宙的一角,而不知道是谁把他安置在这里的,他是来做什么的,死后他又会变成什么,他也不可能有任何知识;这时候我就陷于恐怖,有如一个人在沉睡之中被人带到一座荒凉可怕的小岛上而醒来后却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也没有办法可以离开一样。因此之故,我惊讶何以人们在这样一种悲惨的境遇里竟没有沦于绝望。我看到我周围就有一些类似性质的人,我问他们是不是比我懂得更多,他们告诉我说不是;因此之故,这些可怜的迷途者就环顾自己的左右,看到了某些开心的目标,就要委身沉醉于其中。就我而言,我却无法沉醉于其中;并且考虑到还更有多少迹象都在说明除了我所看到的之外还有着另外的东西,于是我 --帕思卡尔 《思想录》
 
  【31】:我无法用完全同样的方式评判同样的事物。我无法在做作品的时候评判我的作品;我必须跟画家一样站到远处,但又不能太远。那么多远呢?猜猜吧。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我们感受到真理的影子,而掌握的只有谎言。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3】:而那些最鄙视人,把人等同于禽兽的人们,他们也依然希望得到人的赞美与信仰,于是他们自己的感觉就使他们自相矛盾;因为他们的天性比一切都强,天性使他们相信人的伟大,甚于理性使他们相信人的卑鄙。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4】:如果我们有了恬静或者慷慨或者忠实,我们就急于让人家知道、为的是好把这些美德加到我们的那另一个生命上,我们宁肯把它们从我们的身上剥下来,好加到那另一个生存上;我们甘愿作懦夫以求博得为人勇敢的名声。  我们自身生存之空虚的一大标志,就是我们不满足于只有这一个而没有另一个,并往往要以这一个去换取另一个。 --帕斯卡尔 《思想录》
 
  【35】:由于空间,宇宙便囊括了我并吞没了我,有如一个质点;由于思想,我却囊括了宇宙。 --帕斯卡尔 《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36】:没有消遣就绝不会有欢乐,有了消遣就绝不会有悲哀。 --帕斯卡尔
 
  【37】:没有绝对的高贵,也没有绝对的卑微。当心是一滴水的时候,它就作为一滴水而活着,一旦它滴入大海,它便成了海。倘若人们认识到生命中住着一个心君,那么所有的彷徨,迷失,虚荣都不过是客尘。 --帕斯卡尔 《且听心吟》
 
  【38】:To the time to life, rather than to life in time to the time to life, rather than to life in time.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帕斯卡 《刘慈欣 三体》
 
  【39】:人类既非天使,亦非野兽。不幸的是,任何一心想扮演天使的人都表现得像野兽 --帕斯卡
 
  【40】:自负与悲惨的结合,就是极端的非正义。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41】:人生的本质在于运动,安谧宁静就是死亡。 --帕斯卡
 
  【42】:为上帝存在下赌注:假如你赢了,你就赢得了一切;假如你输了,你却一无所失。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43】:所有优秀的格言都早已存在于人间,只是我们不善于运用而已 --帕斯卡
 
  【44】:人类最大的愚蠢,莫过于那些试图把无限的上帝压缩在自己的思想范围之内的人们。 --帕斯卡 《思想录》
 
  【45】:对于生人来说,消遣并不一定意味着幸福。消遣防止我们思考自身的出境。消遣让我们感到开心,并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走向死亡。伟大的人和渺小的人都有同样的不幸,同样的痛苦,同样的激情,然而,一种人处于轮子的边缘,另一种人接近轮子的中心,因而在同样一种旋转中后者所受的影响就要小一些。 --帕斯卡 《帕斯卡尔思想录》
 
  【46】:人与人之间存在不平等是必要的,这点是真的;但是承认这一点,就不仅为最严厉的统治,而且为最残暴的专制打开了大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47】:如果时代久远是信仰的准则,那么古代人岂不是没有准则了吗?如果一致认可是准则,万一人类绝灭了,那怎么办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48】:可悲--唯一能安慰我们之可悲的东西就是消遣,可是它也是我们可悲之中的最大的可悲。因为正是它才极大地防碍了我们想到自己,并使我们不知不觉地消灭自己。若是没有它,我们就会陷于无聊,而这种无聊就会推动我们去寻找一种更牢靠的解脱办法了。 可是消遣却使得我们开心,并使我们不知不觉地走到死亡。 --帕斯卡尔 《思想录》
 
  【49】:哲学家驾驭了自己的激情,什么样的物质能做到这一点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50】:我们可以借助劳动加强我们的心身,除尽蔓延在我们心田的各种邪恶野草。 --帕斯卡
 
  【51】:过多地让人看到自己与禽兽相差无几,不让他明白自己的伟大,那是危险的。使他过多地看到自己的伟大而看不到自己的卑鄙,那也是危险的。更危险的是让他对两者都不知道。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52】:想写下自己的思想的时候,有时候却想不起来了;但是这使我回想起自己的弱点,我时刻都会遗忘的弱点;这件事对我的教育不亚于被遗忘的思想,因为我的目的只是认识自己的虚无。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53】:当一切都在同样晃动的时候,表面上看就什么都不晃动,如同在一条船上那样。当人人都倾向恣意放荡的时候,那就没有人看起来好像是那样的。唯有停下来的人像一个固定的点,显示其他人的冲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54】:出生贵族的好处极大,使某人从十八岁起就稳操胜券、为人知晓并且受人尊敬,而别人可能到五十岁才能够做到。这三十年赢得真轻松。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55】:我们再也没有真正的法律了;假如有的话,我们就不会把遵守自己国家的习俗当做正义的准则。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56】:世上的每个清晨都没有归路 --帕斯卡
 
  【57】:我们必须懂得什么地方该怀疑,什么地方该肯定,什么地方要顺从。不这么做的人就是不了解理性的力量。有些人违背了这三条原则;要么肯定一切都是可证明的,因为他们不懂证明;要么怀疑一切,因为他们不知道何处必须顺从;要么顺从一切,那是他们不知道如何运用判断。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58】:人只是一棵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但是一棵运用思想的芦苇。要摧毁他,无须全宇宙都武装起来,一股气,一滴水,都能够致他死命。但是在宇宙摧毁他时,人依然比摧毁者高贵,因为他知道自己死,知道宇宙比他占便宜;而宇宙却毫不知道。 --帕斯卡尔
 
  【59】:消遣是因为人们不能克服死亡、不幸和无知。人们就把事情留在心中,以便快乐,而根本不去思考他们。唯一能宽慰我们种种不幸的就是消遣,然而消遣又是我们一切不幸中最大的不幸,因为就是它使我们不去反省自己说:为什么我们遵从大多数?因为他们更有道理?不是,因为他们更有力量。 --帕斯卡尔
 
  【60】:人类必然会疯癫到这种地步,即不疯癫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癫。 --Blaise Pascal
 
  【61】:人是一个被废黜的国王。 --帕斯卡尔 《思想录》
 
  【62】:我占有多少土地都不会有用;由于空间,宇宙便囊括了我并吞没了我,有如一个质点;由于思想,我却囊括了宇宙。人既不是天使,又不是禽兽;但不幸就在于想表现为天使的人却表现为禽兽。 --帕斯卡尔 《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
 
  【63】:理智的最后一步就是意识到有无数事情是它力所不及的。 --帕斯卡
 
  【64】:人们啊,你们在你们的自身之中寻找对你们的那种可悲的补救之道,那是枉然的.你们全部的光明所能达到的只不过是认识到,你们绝不会在你们自身之中找到真理或者美好 --帕斯卡尔
 
  【65】:Men never do evil so completely and cheerfully as when they do it from religious conviction. 人类出于宗教信仰作恶时,最彻底也最兴高采烈。 --帕斯卡尔 《思想录》
 
  【66】:没有信仰,人就不能认识真善,也不能认识正义。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67】:我们不教人成为正人君子,但我们教他们别的一切;而他们夸耀自己的正直从来甚于炫耀自己的渊博。他们只以自己懂得唯一没有学过的东西而洋洋自得。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68】:这是一头怪兽,也是一种显然的迷茫。这个人从高位上跌落下来,在忐忑不安地找原来的位子。这是人人都在做的事情。让我们来看谁先找到它吧。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69】:他不再爱自己十年前爱过的那个人了。这我很相信: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他也不是了。他当时年轻,她也是;而她现在完全不同了。假如她还像当年的样子,他也许还会爱她。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70】:人类的卑劣,到了屈服于禽兽的地步,到了崇拜禽兽的地步。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71】:感官以虚假的表象愚弄理性;而感官加于理性的那种骗局,反过来感官又从理性那里接受了过来:那是理性对感官的报复。灵魂的冲动搅乱了感官,给感官造成了虚假的印象。它们都在撒谎并竞相欺骗。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72】:假如我们的境遇确实是幸福的,我们就无须转移对它的思考,以求使自己幸福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73】:人生的悲苦奠定了这一切:既然他们看到了悲苦,他们就着手消遣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74】:……没有一种堕落会使我们不能行善,也没有一种圣洁能免除我们作恶。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75】:人显然是为了思想而生的;这是他全部的尊严和他全部的优点;人的全部责任在于以适当的方式进行思想。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76】:习俗创造了全部的公道,其理由仅仅在于它已经被人们所接受;这是它权威的神秘基础。谁将它拖回到它的原则上来,谁就是在毁灭它。 --帕斯卡 《思想录》
 
  【77】:我只赞许那些一面哭泣一面追求的人。 --帕斯卡尔
 
  【78】:万事万物模仿大自然,一粒种子撒在好土壤里,结出了果实;一个原则撒在一个好头脑里,产生了结果。一切事物都由同一位主来产生、处理;先有根,继有干,终有果。--先有原则,终有结果。 --布莱士·帕斯卡
 
  【79】:一个人最不堪忍受的事莫过于处于完全的歇息,没有激情,无所事事,没有消遣,也无所用心。他就会感到自己的虚无、自己被人抛弃、自己的不足、自己对别人的依赖、自己的无能、自己的空虚。他的灵魂深处马上会生出无聊、阴沉、悲哀、忧伤、恼怒、绝望。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80】:“人生命的长短不能以时间来衡量,心中有爱时,刹那便是永恒。” --帕斯卡
 
  【81】:人 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 --帕斯卡尔 《帕斯卡尔思想录》
 
  【82】:名望的滋味如此甘美,所以我们热爱与它有关的一切甚至死亡 --帕斯卡
 
  【83】:主人爱你、宠你,你就不那么是奴隶了吗?奴隶啊,你真是有福气!你的主人宠你,他不久也会打你。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84】:法国思想家帕斯卡说“人只是一只芦苇,是宇宙间最脆弱的东西。但人是一只会思想的芦苇”。 --帕斯卡
 
  【85】:船在下沉,而所有人都在迷狂中 此时的冷静是否是一种悲剧? --帕斯卡尔
 
  【86】:他们会按照我们愿意的方式来对待我们: 我们仇恨真理,他们就向我们隐瞒真理; 我们喜欢奉承,他们就奉承我们; 我们喜欢被蒙蔽,他们就蒙蔽我们。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87】:我很赞成人们把我放在中庸的位子,我拒绝居于末端,不是因为它低下,而是因为它处在末端;而我同样也拒绝把我放到高端上去。脱离中庸就是脱离人道。人类灵魂的伟大就在于懂得恪守中庸;因此,伟大远不在于脱离中庸,而在于不脱离中庸。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88】:国王的权力建立在理性和民众的愚蠢之上,更多地建立在愚蠢之上。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89】:思想溜走了,我本想把它写下来;于是我现在就写,以免它从我这儿溜走。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90】:我要同样谴责那些决定赞扬人类的人,那些决定谴责人类的人,以及那些决定自娱自乐的人;我只能赞许那些一边悲泣一边寻求的人。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91】:人必定要疯狂,以至于不疯狂就等于另一种形式的疯狂。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92】:真正的宗教必须说明什么是伟大、什么是可悲。必须教人尊敬和鄙视自我,教人去爱、去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93】:人的伟大甚至在于他的欲念。在于知道从中得出一套令人惊讶的规则,并且把它变成仁爱的形象。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94】:在证明人的卑劣和伟大之后--让人重视自己的价值吧。让他爱自己吧,因为他身上有一种能够行善的天性;可是让他别出于这个理由而爱自己身上的卑劣。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95】:在一场无休止的循环中,他们互相轮回:随着人们的不断启蒙,他们会发现人类既伟大又可悲。总之,人知道自己是可悲的,因此他是可悲的,因为他本来就是如此;但他确实是伟大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可悲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96】:当我们想要有效纠正别人并指明他是犯错误时,我们必须注意他是从哪个方面观察事物的,因为在那方面他通常是正确的;我们必须承认他那方面的真理,然后向他指出他在另一方面犯的错误。人不会恼恨自己看不到一切,却不愿意自己犯错误;而这也许是由于人天然就看不到一切的缘故。 --帕斯卡尔
 
  【97】:人必须认识自己;如果这一条无助于发现真实,它至少有助于规范一个人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比这更正确了。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98】:我已发现人类所有的悲哀的唯一起因是因为人无法安静地呆在房间里。I have discovered that all of mans unhappiness derives from only one source, not being able to sit quietly in a room.  Blaise Pascal --帕斯卡 《沉思录》
 
  【99】:这便是我们的真实状态;它使得我们既不可能确凿有知,也不可能绝对无知。我们航行在辽阔无边的区域里,永远没有把握地漂流着,从一头被推到另一头。我们想抓住某一点让自己稳定下来,可是它却晃荡着离我们而去;如果我们追上去,它就会挣脱我们的掌握,从我们身边溜走,永远地逃遁了。没有任何东西为我们驻足。这就是我们的自然状态,然而又是最违反我们天性的;我们渴望找到一块踏实的地基,找到一个永久的最后据点,希望在上面建立起一座通向无限的高塔;但是我们的基础整个儿坍塌了,大地裂为深渊。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00】:我们并不讨厌每天都要吃饭和睡觉,因为饥饿反复出现,困倦也是如此。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对此感到无聊。因此,没有对于精神事物的渴求,我们就会厌倦精神事物。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01】:骄傲可以压倒一切可悲。人要么是隐蔽自己的可悲;那么是假若他提示了自己的可悲,他便认识了可悲而光荣化了的自己。骄傲压倒了并扫除了一切可悲。这是一个出奇的怪物,也是一种显而易见的偏差。 --帕斯卡
 
  【102】:我在自己的忧伤中思念着你,我曾为你流过如许的血泪 --帕斯卡尔
 
  【103】:平庸的人关注非凡的事物,伟大的人关注平凡的事物。 --帕斯卡
 
  【104】:人类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 --帕思卡尔
 
  【105】:精神自然要相信,意志自然要爱慕;因此,缺少真实的对象的时候,它们就非依附于虚假的对象不可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106】:过分自由不是一件好事。必需之物样样不缺,也不是什么好事。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07】:我将在这里漫无顺序地写下我的想法,也许不是一种无意的混乱:这是真正的顺序,它将永远通过无序本身来表明我的对象。假如我井然有序地处理它,就是过于抬举我的题目,因为我想表明它无法做到有序。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08】:我们并非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持美德,而是通过平衡两种相反的恶,就像在两股相反的风中保持直立一样。 --帕斯卡 《人是一棵会思考的芦苇》
 
  【109】:我们不依靠我们自身的力量来保持我们的美德,而是通过两种相反的邪恶的平衡作用,就像我们在两股反方向的飓风中保持直立那样。去除一种邪恶,我们就会倒向另一种。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0】:有些恶习只因别人的缘故才在我们身上纠缠;抽掉主干,它们就会像树枝一样脱落下来。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1】:苍蝇的威力:它们能赢得战斗,妨碍我们灵魂的行动,吃我们的肉体。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2】:人类要么掩盖自己的不幸;要么以认识不幸为荣,假如他遇上了不幸。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3】:最让我惊讶的,就是看到每个人都不为自己的弱点感到惊讶。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4】:人的天性并不总是前进,它是有进有退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5】:然而幻想与感觉既相似又相反,以至于我们无法分辨这些相反的东西。一个说我的感觉就是幻想,另一个说他的幻想就是感觉,所以应该有一条准则。理智挺身而出,可是它什么方向都能弯曲,因此就没有准则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6】:人类永远摆脱不了死亡、悲剧和无知,因此为了让自己感觉幸福,他们尽可能不去想这些事。 --帕斯卡
 
  【117】:一个跛脚的人不会使我们恼火,但一个跛脚的精神却会使我们恼火,这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跛脚的人承认我们走路挺直,而跛脚的精神却说跛脚的是我们;不然的话,我们就会怜悯而不是愤怒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8】:我发现有一个非常实际的原因,那就是我们天生的不幸,即我们的脆弱和终有一死的处境;这种处境是如此可悲,仔细一想,竟然任何东西也无法安慰我们。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19】:凡是因进步而完善的东西,也会因进步而毁灭。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0】:有人每天赌点儿小钱,这样度过一生从不觉得无聊。但是假如你每天早晨给他一笔当天他能赢到的钱,条件是不准他再去赌博,你就会使他日子难过了。有人也许要说,那是因为他寻求赌博的乐趣而并不是赢钱。那你就取消赌注让他去赌吧,他肯定提不起兴趣,会感到无聊的。因此,他追求的不光是娱乐;无精打采、缺乏热情的娱乐让他觉得无聊。他必须兴奋起来,必须欺骗自己,想象自己高兴地赢得了自己不愿意当作礼物收下来的东西,因为礼物的条件是不参加赌博,从而为自己确定一个激情的目标,并且为了这个目标而刺激自己的愿望、愤怒和恐惧,如同小孩子会害怕自己所涂出来的鬼脸一样。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1】:把希望寄托于仪式是迷信,但不肯接受仪式的约束却是傲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2】:我们不满足于我们自身和我们自己生存中的那个生命:我们希望过一种别人心目中的想象的生活;我们为此竭力表现自己。我们不断地努力美化并保持我们这种想象中的生存,而忽视真正的生存。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3】:Man is no more than a reed, the weakest thing in nature. But he is a thinking reed. 人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但却是一根会思索的芦苇。 --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4】:我谴责那些赞美人类的人,也谴责那些谴责人类的人,我只赞赏那些一边哭泣着一边赶路的人。 --帕斯卡尔
 
  【125】:因为,人在自然界中到底是什么?对于无穷而言就是虚无,对于虚无而言就是整体,是无和有之间的一个中项。他距离理解这两个极端都是无穷之远,对他来说,事物的目的以及它们的原则都是无可逾越地隐藏在一个无从穿透的秘密里面;他来自虚无又被无穷吞没,而这二者他都看不到。   他处在既不认识事物的原则又不认识事物的目的的永恒绝望之中,除了隐约看到事物居中部分的(某些)外表以外,他又能做什么呢?万事万物都出自虚无而趋向无穷。谁跟得上这些令人惊讶的进程呢?这些奇迹的创造者理解它们,别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6】:假如自然的事物是超乎理性的,那么我们对超自然的事物又该说什么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7】:单一与无限结合,并没有给无限增加任何东西,就像在无限的尺度上加上一尺而已。有限彻底消失在无限面前,成为纯粹的虚无。我们的精神在上帝面前是如此;我们的正义在神的正义面前是如此。唯有单一与无限的差距能与我们的正义和上帝的正义的不成比例相提并论。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8】:理智对激情的这场内战把向往和平的人分成两个派别。一派愿意放弃激情而成为神灵;另一派则愿意放弃理智而成为野兽。但是两派人都做不到这一点;于是理智就依然存在着,谴责激情的卑鄙和不公正,搅乱那些纵情者的安宁;激情也依然活跃在企图放弃它的那些人身上。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29】:我们只具有部分的真和善,其中掺杂着恶与假。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0】:人们往往把自己的想象当做自己的内心;因此他们只要一想到皈依,就觉得自己已经皈依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1】:如果人类抬高自己,我就贬低他;如果人类贬低自己,我就抬高他,永远和他对立,直到他明白自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怪物。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2】:生活无节制者说生活井井有条的人背离了自然,而他们觉得自己是遵循自然的;正如坐在船里的人觉得岸上的人在动一样。无论哪边都这么说。必须有一个固定点才能作判断。港湾可以用来判断船上的人;但是在道德方面,我们能上哪儿找到港湾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3】:两种极端:排斥理性,只承认理性。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4】:孩子们惊讶地看到自己的同伴受人尊敬。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5】:要不是他的输尿管里生出了一小块结石,克伦威尔本来会蹂躏整个基督教国家:王室垮台了,而他的王朝则无比强大,连罗马也将在他的脚下颤栗。但是这一小块结石生在那儿,他就死了,他的家族被推翻,天下太平,国王复辟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6】:思想成全人的伟大。 --帕斯卡尔
 
  【137】:在我们与地狱或天堂之间只有生命存在,生命是世界上最脆弱的东西。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8】:最可悲的事情就是看到所有的人都只考虑手段而不在乎目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39】:你希望别人相信你的东西吗?那你就不要提它。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0】:我们拿东西挡住自己的视线,看不见悬崖以后,我们就会无忧无虑地朝悬崖奔去。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1】:意志是构成信仰的主要部分之一;不是说它可以形成信仰,而是因为事物的真假取决于我们观察事物的哪一面。意志喜欢某一面而不喜欢另一面,它会使精神不去考虑它不喜欢看见的那些东西的性质;于是,跟意志同行的精神就会驻足观看意志所喜爱的那一面;然后根据自己看到的东西进行判断。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2】:理性的最后一步,就是承认有无限多的事物超出理性范围;假如理性不能承认这一点,它只能是脆弱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3】:人生的本质就在于运动,安谧宁静就是死亡。 --帕斯卡
 
  【144】:上帝为自己创造了一切,赋予自己施加痛苦和给予欢乐的权利力。你可以把这种权力应用于上帝,也可以应用在自己身上。假如应用于上帝,「福音书」就是准则。假如应用于你自己,你就会占据上帝的位置。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5】:知道灵魂究竟必死还是不朽,这件事对整个生命至关重要。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6】:相同的思想在不同的表达方式中不会构成不同的文章那样,相同的文字在不同的表达方式中却会形成不同的思想!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7】:最能巩固怀疑论的,莫过于有些人并非怀疑论者;假如人人都是怀疑论者,他们可能就错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8】:你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些人,为了抱怨你小看他们,就向你列举许多有地位的人看重他们的例子吗?我是这样回答他们的:“你把博得这些人醉心的优点拿给我看,我也会看重你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49】:欲念和力量是我们一切行动的根源:欲念引起自愿的行动;强力造成不自愿的行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0】:也许有一些真正的证明;但这又不能肯定。因此,这句话什么也没证明,除了证明一切都不肯定这句话并不可靠。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1】:我们是如此看重人的灵魂,以至我们无法忍受灵魂受人蔑视,也无法忍受别的灵魂不尊重它;而人的最大幸福就在于这种尊重。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2】:这就是人们为了使自己幸福所能发明的一切了。那些在这上面做哲学思考的人认为,人花一整天时间追捕一只本来可以花钱买来的兔子是没有道理的,这么想就是不太懂我们的天性了。兔子本身并不能阻挡我们看到死亡与悲惨,然而追赶兔子却能做到,它转移了我们的视线。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3】: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说,“这条狗是我的。”、“这儿是我享受阳光的地方。”。这就是地球上一切侵占行为的开始和缩影。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4】:尽管有着这些不幸,他还是希望幸福,而且仅仅希望幸福,他无法不希望如此;但是他将如何着手去做呢?为了做得完美,他必须使自己长生不老;可是这一点不可能做到,所以他就决定不许自己去思考死亡。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5】:因为有发明能力的人是罕见的;大多数人只想随波逐流,否认以自己的发明来追求光荣的这些发明者们的光荣;假如他们执意要获得光荣,并且鄙视那些不创新的人,别人就会给他们安上种种可笑的名称,也许还会用棍子揍他们。因而,但愿人们别拿这种机巧炫耀自己,或者说,但愿他们自满知足吧。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6】:国王身边围着一批人,他们只想着让国王消遣,不让他思考自我。因为哪怕他是国王,如果想到自己,他也会不幸福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7】:整个可见的世界只不过是大自然博大胸怀中一道难以觉察的痕迹。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8】:人是如此完美地被构造出来的,他不具备任何有关真理的正确原则,而有关谬误的优秀原则倒是不少。让我们现在来看看究竟有多少……然而造成这些谬误的最厉害的原因,就是感觉与理性之间的战争。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59】:语言--刻意雕琢讲求对仗的人,就像为了对称而制作假窗户的人一样:他们的准则不在于说得正确而只是辞格的准确。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0】:我们自身的利益也是一种可以快活地戳瞎我们眼睛的美妙工具。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1】:一个人无论怎样忧伤,只要我们能设法把他带入某种消遣之中,他顿时就幸福了;而一个人无论怎样幸福,但假如没有某种阻碍无聊蔓延开来的热情或娱乐让他消遣或忙碌,他马上就会忧伤和可悲的。没有消遣就没有欢乐,有了消遣就不会有悲伤。有地位的人的幸福就是这样形成的,因为他们有一大群人为他们解闷,也有能力把自己保持在这种状态。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2】:信仰和迷信是截然不同的东西。 --帕斯卡
 
  【163】:那么就让人思索整个自然界的崇高与壮丽吧,让他把自己的目光脱离四周卑微的事物吧!让他看看这道就像一座亘古不熄的炬火在照亮全宇宙的灿烂光茫;让地球在他看来比起太阳所描扫的巨大轨道来就像是一个小点;并且让他震惊于那个巨大轨道的本身比起苍穹中运转着的恒星所运行的轨道来,也只不过是一个十分微小的点罢了。然而假如我们的视线就此停止,那么就让想象力去超越吧;感到疲惫的将是它的构思能力,而不是提供材料的自然界。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4】: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 --帕斯卡尔
 
  【165】:人内心的理智与激情之战。假如只有理智而没有激情……假如只有激情而没有理智……但是既然两者都有,就不会没有战争,与一方和平,只能与另一方打仗;因此他就永远是分裂的,跟自己做对。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6】:我们的智力在思想的范畴里所处的位置,与我们的身体在自然领域占有的位置相同。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7】:人们缺少心灵;他们不愿意与心灵交朋友。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8】:一个人是一个整体;但如果我们把他解剖,他会不会就是头、心、胃、血管、每一根血管、每根血管的一小段、血液、血液里的每一滴吗?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69】:绘画是多么虚幻的东西啊!它因为形似而博得称赞,但被描摹的事物本身却得不到人们的赞赏。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0】:事物永恒之本身或在上帝那儿的永恒,一定也会使我们短促的生命惊讶不已。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1】:算术机得出的结果,比动物所做出的一切更接近思想;但是它做不出一件事可以让我们说,它具有意志,就像动物那样。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2】:人们忙于追一个球或者一只野兔;这也正是国王的乐趣。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3】:当我思索自己生命的短促,它被先前和往后的永恒所吞没,思考我所填充的小小空间,甚至看到它埋没在我不认识它而且它也不认识我的无限广阔的空间中;我害怕,我惊异地看到自己在此处而不是在彼处,因为没有理由说明为什么在此处而不是在彼处,为什么是此时而不是当时。是谁把我安置在这儿的呢?是谁的命令和引导给我指定了此时此地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4】:为什么我的知识有限?我的身体?我的生命不过百年而非千载?大自然有什么理由给我这样的限制,要在无限中选择这个数字而不是另一个数字?在无限的数字中,自然没有更充足的理由选择这一个而不选择另外一个,因为没有一个数字比另一个更具有吸引力。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5】:那么我们就来划一条界限吧。可事物是没有界限的:法律想给它们作出规定,可是精神无法忍受它。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6】:当我们阅读一篇文笔自然的文章时,我们会感到惊讶与欢欣,因为我们原本期待发现一位作家,而我们现在却看到了一个人。反之,那些品位纯正的人阅读一本书时原以为能发现一个人,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位作家。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77】:Justice without force is powerless.Force without justice is tyrannical.--Blaise Pascal 正义缺少武力是无能,武力缺少正义是暴政 --帕斯卡 《犯罪心理 第五季》
 
  【178】: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 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他;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 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因而,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 --帕斯卡尔
 
  【179】:想象力--它是人身上最具有欺骗性的一部分,是谬误与虚假的根源;由于它并不总是如此,所以就越发阴险狡诈了;因为假如它真是谎言的可靠标尺的话,那么它也就会成为真理的可靠标尺。但是,它十有八九是虚假的,它给真的和假的都打上了同样的特征,因此没有任何能显示其本质的迹象。    我说的不是愚蠢的人,我说的是最聪明的那些人;正是在这些人中间,想象力才有很大的说服人的禀赋。理性再呼吁也无济于事,因为它确定不了事物的价值。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0】:人类之所以寻求社会,仅仅是因为人们忍受不了孤独以及希望忘掉他们自己。 --帕斯卡
 
  【181】:理性对我们的支配,远比主人专横;因为不服从主人,我们就会倒霉,不服从理智,我们就是傻瓜。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2】:如果人们惯于用错误的推理去证明自然效果,发现了正确的推理,人们也不再想采纳。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3】:唯一能够减轻我们苦难的东西就是消遣,然而它也是我们最大的苦难。因为主要是它阻碍我们思考自己,在悄悄地毁灭我们。没有消遣,我们会陷入无聊之中,而这种无聊会推动我们去寻找一种更牢靠的办法从中脱身。可是消遣让我们开心,使我们不知不觉地到达死亡。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4】:科学的虚妄--外界事物的知识不会在我痛苦的时候安慰我在道德方面的无知;然而有关伦理的知识却可以永远安慰我对外界科学的无知。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5】:让我们想象一群戴着锁链,都被判了死刑的人,他们中每天都有一些人被当众处决,活下来的人从同伴的境况里看到了自身的境况,他们悲痛绝望地面面相觑,等待着轮到自己。这就是人类境况的写照。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6】:每个人在对幸福的看法上都有自己的奇思异想,它与自己的幸福背道而驰;这可是一件离谱的怪事。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7】:意识到当前快乐的虚假,但又不知不在场的快乐的空虚,这就造成了变化无常。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8】:多少王国不知道我们啊!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89】:在我小的时候,我抱紧自己的书;因为有时候我觉得……我相信是抱住了书的,我怀疑……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0】:我们写书时的最后发现,就是懂得什么就必须先写什么。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1】:视其意图,一辆车或是翻倒了,或是颠覆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2】:在每次对话和论述中,我们必须能够问生气的人们:“你们在抱怨什么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3】:灵魂有时触及的那些巨大的精神努力,是它把握不住的事物;它只是跳了上去,而不像跃上宝座永远坐定,只是瞬间而已。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4】:事物的多样性是如此之繁多,所有的声调,所有的步伐、咳嗽、鼻涕、喷嚏都不一样。……我们区别各种葡萄,其中有麝香葡萄,还有孔德鲁葡萄,还有德札尔格葡萄,又有这个嫁接品种。就这些了吗?哪株葡萄树结出过两串完全相同的葡萄吗?哪串葡萄有两颗相同的葡萄吗?等等。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5】:一场赌博正在那无限距离的极端处展开,硬币的正反面都可能出现。你赌什么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6】:事物都有不同的性质,灵魂有不同的倾向;因为呈现于灵魂之前的任何东西都不是简单的,所以灵魂也从不简单地出现在任何主体之前。因此就出现了我们对同一件事又哭又笑。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7】:雄辩是一种讲述事情的艺术,要做到:一、听讲的人能够轻轻松松、高高兴兴地听这些事;二、他们感到自己产生了兴趣,因而自爱心引得他们更情愿思考听到的事情。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8】:为什么要听从大多数?是因为他们有更多的理由吗?不,因为他们有更大的力量。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199】:几乎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来自我们不能在房间里独处。 --帕斯卡
 
  【200】:假如人只能自己单独生活,只去考虑自己,他的痛苦将是难以忍受的。 --帕斯卡
 
  【201】:假如克娄巴特拉的鼻子是低的,地面一切将为之一变。 --布莱士帕斯卡
 
  【202】:Man's unhappiness springs from one thing alone, his incapacity to stay quietly in one room. --帕斯卡
 
  【203】: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 --帕斯卡尔
 
  【204】: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帕斯卡尔   我很能想象一个人没有手、没有脚、没有头(因为只是经验才教导我们说,头比脚更为必要)。然而,我不能想象人没有思想,那就成了一块顽石或者一头畜牲了。   思想形成人的伟大。   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毁灭他,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时此却是一无所知。   因而,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正是由于它而不是由于我们所无法填充的空间和时间,我们才必须提高自己。因此,我们要努力好好地思想。这就是道德的原则 --帕斯卡尔 《思想录》
 
  【205】:那些没有准则就评判一件作品的人对于别人,就如同那些没有戴表的人对于别人一样。一个人说:“有两小时了”;另一个人说:“只有三刻钟”。我看了看自己的表,对前一个人说:“你觉得无聊了吧”;又对后一个人说:“时光对你不显久啊,已经有一个半小时了。”有人说我觉得时间走得太慢,说我任意判断时间,我不在乎那些人,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根据我的表做出判断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06】:打算在绳索上跳舞的人肯定是孤独的,我可以纠集一大帮人来说它不合时宜。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07】:正义是建立起来的东西;因此我们已经确立的法律必然会被认为是正义的,不需要经过审查,因为它们已经被确立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08】:害怕在危险之外的死亡,而不是危险之中的死亡;人总得为人啊。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09】:矛盾是真理的不良标识:许多确凿的事物是矛盾的,而好多虚假的事物看不出矛盾。矛盾不是虚假的标识,没有矛盾也不是真理的标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0】:我们企盼真理,但在自己身上只找到不肯定性。  我们追求幸福,而我们找到的只是可悲与死亡。  我们不可能不企盼真理和幸福,然而却得不到肯定也得不到幸福。这种欲望被留在我们身上,既用来惩罚我们,同样也用来让我们感受自己堕落的地方。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1】:最使我们高兴的,莫过于斗争而非胜利:我们喜欢看动物打斗,而不爱看战胜者猛击战败者;若不是胜利的结局,我们还想看什么呢?可是一旦它到来了,我们却又对它腻烦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2】:人既不是天使,也不是禽兽;但不幸的是,欲当天使者反而成为禽兽。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3】:像世人虚荣这样明显的一件事竟然如此鲜为人知,乃至说追求伟大是愚蠢之举都成了奇谈怪论;令人叫绝。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4】:我们只有谎言、表里不一和前后矛盾,我们向自己隐瞒、伪装自己。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5】:国王的权力建立在理性和民众的愚蠢之上,更多地建立在愚蠢之上。世界上最伟大和最重要的事情竟然以弱点为基础,而且这个基础却又可靠得令人惊异;因为没有什么比这一点,比民众将是软弱的这一点更加可靠了。建立在健全理性上的东西,其实基础很不稳,例如对智慧的推崇。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6】:有一群人披枷带锁,都被判了死刑,他们之中天天都有一些人在其余人的眼前被处决,而那些活下来的的人就从他们同伴的命运里看到了自己的命运。他们充满悲痛而又毫无希望地面面相觑,都在等待着轮到自己。这就是人类境况的缩影 --帕斯卡尔 《心灵拼图》
 
  【217】: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想压倒他,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一团雾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当宇宙压倒他的时候,人仍然比致他于死地的东西更高贵;因为他知道自己会死,知道宇宙对他所具备的优势,而宇宙对此却一无所知。    因此,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我们必须通过思想,而不是通过我们无法填满的空间和时间来提升自己。因此,让我们努力,好好思想,这就是道德的准则。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18】:心灵有其自己的思维方式,那是理智所不能把握的。 --帕斯卡尔
 
  【219】:人被痛苦压倒并不可耻,但是屈服于欢愉就可耻了。 这并不因为痛苦是从别处降临在我们身上,而欢乐是我们自己追求的;因为我们也可以追求痛苦,故意向痛苦屈服,不落得个可鄙的名声。那么,为什么理性迫于痛苦的力量而屈服就是光荣的,而迫于欢愉的力量而屈服就是可耻的呢?这是因为痛苦并不诱惑我们,也不吸引我们;是我们自愿选择痛苦,希望痛苦主宰我们;因此我们成为事件的主人,从这一点上说,是人屈服于自身;但是在欢愉之中则是人向欢愉屈服。 然而,只有主宰和权威才带来光荣,而奴役状态只会造成耻辱。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0】:这些无限空间的永恒沉默使我充满恐惧。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1】:记忆是一切脑力活动之必需。 --帕斯卡
 
  【222】:只有真理能够把人从感情中释放出来。 --帕斯卡尔
 
  【223】:聪明人由于想象力而自得其乐,远远超过审慎者在理智上获得的乐趣。他们藐视众生,大胆而自信地进行辩论,而别人却左顾右盼,犹豫不决。而且这种快活的神情往往会使他们在听众的看法里占据上风,这种想象中的智者也深受同性质的评判者的喜欢。  想象不能使蠢人变得聪明,然而却能使其快乐,这是只能使自己朋友不幸的理智所望尘莫及的;想象力使人得到光荣,理智则使人蒙受羞耻。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4】:当我们看到一种结果总是反复出现的时候,我们就推定说里面有一种自然的必然性,就像太阳明天依然升起那样,等等。然而大自然经常与我们唱反调,而且不服从它自己的规律。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5】:过度的品质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无法感知;我们再也不会感觉它们了,而是忍受它们。 --布莱兹 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6】:让我们认识自身的局限吧;我们是某种东西,但不是一切东西。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7】:暴政就是希望以一种方式得到只有以另外一种方式才能得到的东西。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8】:第一部:人没有上帝时的可悲。   第二部:人有了上帝时的幸福。   或:   第一部:根据天性本身,天性是腐化的。   第二部:根据圣书,存在一位救主。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29】:流逝--感觉到我们拥有的一切都在消逝,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0】:我们将选择谁呢?选择最有道德、最有能力的人吗?我们马上就会大打出手的,人人都觉得那个最有德行、最有能力的人非自己莫属。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1】:上帝存在是不可理解的,上帝不存在也是不可理解的;灵魂和肉体同在不可理解,我们没有灵魂也不可理解;世界是被创造的不可理解,它不是被创造的也不可理解,等等;有原罪不可理解,没有原罪也不可理解。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2】:人的伟大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知道自己是可悲的。一棵树不知道自己是可悲的。  因此,知道(自己)可悲是一件可悲的事;然而知道人是可悲的,这就是伟大。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3】:人类既然不能战胜死亡、悲苦、无知,就设法不想这些东西,以求让自己开心。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4】:同一个意义随着表达它的言辞变化而变化。意义从言辞中获得它们的尊严,而不是赋予言辞以尊严。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5】:人们鄙视宗教;他们恨宗教,害怕宗教是真的。要纠正这一点,首先就必须从说明宗教不违反理性入手;说明它是可敬的,唤起人们的敬仰;然后使之变得可爱,让善良的人希望它是真的;最后说明它是真的。   宗教可敬,是因为它充分了解人类;宗教可爱,是因为它许诺给人真正的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6】:真正的雄辩看不起雄辩,真正的道德看不起道德。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7】:我们仅请教耳朵,因为我们缺少心灵。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8】:看不起哲学,那才真是哲学思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39】:人们一般更容易被自己发现的道理说服,而不太容易被别人脑袋中想出来的道理说服。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0】:我们不仅从不同的方面看待事物,而且还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我们根本不想发现它们是相似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1】:如果我们太年轻,我们就判断不好;年纪太大也一样。如果我们不深思,或者想得太多,我们就会偏执,就会难以自拔。如果作品完成之后马上作评判,我们受作品的影响还太重;如果搁置的时间太长,我们又进不去了。看画的距离太远或者太近也是如此;只有一个不容细分的点才是真正合适的地方:其余的不是太近,就是太远,不是太高,就是太低。在绘画艺术上,透视法决定了这个点的位置。可是在真理和道德方面,这个点由谁来定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2】:让每个人都检查一下自己的思想,他就会发现自己的思想完全被过去和未来所占据。我们几乎想不到当前;就算想到的话,也只是想借助它的光亮来安排未来。当前永远不是我们的目的,过去和现在都是我们的手段,只有未来才是我们的目的。因而我们永远没有在生活,我们只是在希望生活;既然我们永远准备着做幸福的人,所以我们永远得不到幸福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3】:你千万不能把道听途说当成相信一件事的准则,除非你能让自己处在似乎从未听说过某件事的那种状态,否则就什么也别相信。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4】:绅士真诚地认为打猎是一大乐趣,是高尚的乐趣,但牵猎狗的仆人并没有这种感受。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5】:一个人受到侮辱却不怀恨在心,一定是饱受鄙视而且迫不得已。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6】:雄辩靠和颜悦色说服人,而不靠权威;权威是暴君,不是国王。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7】:些许小事就能安慰我们,因为些许小事就能刺痛我们。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8】:说话的语调能让最明智的人就范,能改变一篇文章或一首诗的力量。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49】:人的一生就这样流逝了。我们与某些阻碍作斗争来寻求安宁;可是假如我们战胜了阻碍,安宁的生活又会变得无法忍受了;因为我们不是想到目前的悲惨,就是想到可能在威胁我们的悲惨。而且即使我们看到自己从各方面都有了足够的保障,无聊也会擅自从心底里冒出来--因为它在这里有着天然根基--并且给我们的精神灌满毒汁。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0】:当我们想追随美德直到它的两个极端时,邪恶就出现了,它们从无限小那一面悄悄地潜入其难以察觉的道路;而在其无限大这方面,邪恶则是大量地出现,结果我们迷失在邪恶之中,再也看不到美德了。我们甚至责怪完美。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1】:如果我们不知道自己充满着傲慢、野心、贪欲、软弱、可悲和不义,那我们真是瞎了眼。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2】:中国使人蒙昧不清,然而其中也有明晰性可寻;好好地去寻找吧。 --帕斯卡尔 《帕斯卡尔思想录》
 
  【253】:自然总是周而复始开始同样的事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个时辰接着一个时辰;空间也如此,数目同样是从头到尾彼此相随的。由此形成了一种无限和永恒。这并不是说这一切里面有什么东西是无限的、永恒的,而是说这些有限的存在在无限地复制自己。因此在我看来,只有复制它们的那个数目才是无限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4】:通过空间,宇宙囊括并吞没了我,我就像一粒原子;通过思想,我囊括了宇宙。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5】:暴政就是那种普遍的、超越自己范畴的统治欲望。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6】:习惯是我们的天性。习惯于信仰的人就相信这种信仰,不可能不再怕地狱,也不相信任何别的东西。习惯于相信国王可怕的人……我们的灵魂既然习惯于看到数目、空间、运动,它就相信这些而且只相信这些,对此谁会怀疑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7】:只想遵循理性的人,会被一般的人看做愚蠢。我们必须根据世上最大多数人的意见来下判断。既然这样才会讨想象喜欢,所以我们就必须整天都为这种被认为想象出来的好处而辛劳;当睡眠消除了我们理智的疲劳之后,我们又得立刻翻身起床去紧追这类过眼烟云,去承受这位世俗女主人的影响。这就是错误的根源之一,但它还不是唯一的根源。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8】:当人们不理解事物真相的时候,最好有一种共同的错误把人们的思想固定下来,例如,人们把季节变化、疾病的传播等都归因于月亮;因为人类最大的弊病就在于对自己理解不了的事物怀有不安的好奇心;与其保持那种徒劳的好奇心,还不如让他犯些错误,还不至于那么糟糕。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59】:当一篇文章里出现了重复的字,我们试图加以修改,却发觉它们是如此妥帖,如果删改就有可能糟踏这篇文章时,那就别动它。这就是那篇文章的标志;这也是出于盲目的忌妒,这种忌妒不了解用字重复在这种地方并非错误,因为并没有什么普遍的定律。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0】:假如人是幸福的,那么消遣越少他就越幸福,就像圣人和上帝那样。--是的,但是能够在消遣中得到享受,难道不是幸福吗?--不是的,因为那是从别处,是从外部来的;因此它有依赖性,从而可能受千百种意外事件的干扰,造成无可避免的痛苦。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1】:使你相信的,应该是你对自己的赞同,是你持续不断的理性之声,而不是别人的声音。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2】:“你们为什么杀我?” --“你听着!你不是住在河水的那一边吗?我的朋友,如果你住在这一边,那么我就成了凶手,以这种方式杀你就不正义了;但既然你住在那一边,所以我就是勇士,这就正义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3】:思想--人的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 因此,就其本性而言,思想是一种惊奇和无与伦比的东西。它一定有奇怪的缺陷才会被人蔑视;而它就是有缺陷,以至于没有什么比它更荒唐可笑了。因其本性,思想是多么伟大!而因为它的缺陷,思想变得多么低贱! 但是这样的思想是什么呢?它真愚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4】:记忆、欢乐都是情感;就连几何学命题也会变成情感,因为理性使情感变得自然,而自然的情感又被理性抹去。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5】:我们不因为走极端而显示出自己的伟大,而是要同时接触两端,并且把中间填满。  然而,从这个极端到那个极端也许只是灵魂的一次突然运动,而实际上它总是只在某一个点上,就像火把那样。那没关系,它至少显示了灵魂的活跃程度,假如没有显示灵魂的广度的话。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6】:人不过是掩饰、谎言和虚伪,对己对人都是如此。他不愿意别人对他说真话,他也避免对别人说真话;而所有这些如此远离公正与理性的秉性,都在他的心底里有着天生的根源。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7】:很好地否定、信仰和怀疑,对于人来说就像马儿必须奔跑一样。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8】:上帝以温和处理一切事物,他的行动是用理性把宗教引入精神之中,以神恩把宗教引入人心。然而如果想以强力和威胁把宗教塞入精神和人心,那引入的就不是宗教而是恐怖了,terrorem potuis quam religionem(那就是恐怖而不是宗教)。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69】:矛盾--人天生既轻信又多疑,既胆小又鲁莽。   对人的描述:依赖性,渴望独立,需求。   人的状况:变化无常,无聊,不安。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0】:灵魂不朽是一件对我们如此重要的事情,对我们的触及又是如此深远,如果对了解这样的事情都漠不关心的话,那就必定是丧失了任何情感。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1】:人就是那么不幸,即使没有任何能够令人感到无聊的原因,也会由于自己体质的固有状态而产生无聊;而他又是那么虚浮,纵然有千百条基本理由让他感到无聊,但最不起眼的事,例如击中一个弹子或者一个球,就足以给他解闷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2】:如果我们使一切都服从理性,我们的宗教就没有任何神秘或超自然的成分了。如果我们违犯理性的原则,我们的宗教将是荒谬可笑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3】:一个国王是被专门使国王开心并防止他想到他自己的那些人们包围着。因为尽管他是国王,但假如他想到自己,他也会不幸的。 --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4】:唯有猝死才可怕,这就是为什么忏悔师要待在大人物们家里的原因。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5】:正义和真理是两个极为精细的尖端,我们的工具总是太粗糙而无法准确地触及它们。就算做到这一点了,它们也会撞坏尖端,压住周边的部位,更多地靠近错误而不是真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6】:我们会在自己的身上发现我们听到的是真理,它本来就在我们身上,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7】:主要的才能支配着其余的一切才能。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8】:上帝是无限的而又没有部分,你认为这不可能吗?--是的。--那么我想让你看到一件无限而又不可分割的东西。那就是以无限速度到处移动的一个点;因为它在一切地方都是一,在每个地方又都是全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79】:智慧把我们带入童年。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0】:无限的运动,充满一切的那个点,静止的运动:没有量的无限,不可分割的和无限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1】:但愿没人说我没有说出什么新东西来,素材的安排就是新的;我们打网球的时候,双方都打同一个球,但总有一个人的落点打得更好些。   我倒是喜欢听人对我讲,说我使用前人的文字。正如同样的思想换一种讲法并不构成另一种论述那样,同样的文字换一种写法却形成另一种思想!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2】:雄辩是一幅思想的绘画;因而那些画完之后再添笔的人,就是在写意而不是在写真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3】:尽管有些人跟自己所说的话没有什么利害关系,但是绝不可以因此就断定他们没有撒谎;因为有些人就是为了撒谎而撒谎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4】:我们依赖同类的陪伴,那就可笑了;他们跟我们一样可悲,一样无能,他们不会帮助我们;我们会孤独地死去。因此我们就必须像孤独者那样去行事;这时候我们还会去造豪宅等等吗?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寻求真理;假如我们拒绝这么做,那就证明我们在乎别人的尊重超过了对追求真理的重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5】:我们最为看重的事情,比如隐藏自己的那一点财物,几乎往往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这种丁点小事却被我们的想象力放大成一座山。换一个角度看就不难发现这一点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6】:不能适时放松的人会疲惫;但不适时感到疲惫的人却得到了放松,因为这时候他们抛开了一切。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7】:麻木不仁到了鄙视一切有趣事物的程度,麻木不仁到了让我们产生极大兴趣的程度。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8】:人们说日月蚀预兆着不幸;因为不幸是常见的,由于邪恶的事频繁发生,他们也就经常猜中了;假如他们说日月蚀预示吉兆,他们就会常常出错了。他们把好运仅仅归于罕见的天象巧合,所以他们的猜测就很少失败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89】:这个人是为认识宇宙、为评判一切事物、为统领整个国家而生的,现在却一味忙于抓野兔!假如他不自贬到这种地步,而老是想硬扛着,他只会更加愚蠢,因为他想使自己超乎人类之上,而归根到底他只是一个人而已,也就是说,他的能力很小又很大,能做任何事又什么都做不了:他既不是天使,也不是禽兽,而是人。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0】:最后一幕是血腥的,无论全剧的其余部分是多么美好;人们终于把泥土扔在了我们头上,永远如此。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1】:我们对自己的了解极少,许多人身体好好的却以为自己要死了;还有许多人快要死了却觉得自己身体很好,没有感到高烧将临或者脓肿正在形成。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2】:我们真是不幸,只有当某件事搞不好会使我们恼火的时候,我们才能够从那件事中获得乐趣,千百种原因都可能造成这样,时时如此。谁要是发现了可以享受好事的乐趣又不为相反的丑事所困扰的秘诀,他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3】:一切精湛的格言全都在世界上了,我们只是忘了应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4】:暴政--  下面这些说法是错误的、专横的:“我美丽,因此人们应该害怕我。我是强者,因此人们必定爱我。我……”  下面这种话也是错误和专横的:“他不是强者,所以我就不尊重他;他不聪明,我就不怕他。”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5】:打喷嚏占据了我们灵魂的全部功能,如同干活一样;但是我们不能得出人不伟大的同样结论,因为打喷嚏是违反人的意愿的。虽然喷嚏是我们自己打的,然而打喷嚏仍然是在违反我们意愿的情况下发生的;打喷嚏不在于这件事的本身,而有另外一个目的;所以它不证明人性脆弱,以及人在打喷嚏状态时处于奴役状态。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6】:最符合理性的,莫过于这种对理性的否认。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7】:人是一个被废黜的国王,否则就不会因为自己失了王位而悲哀了。 --帕斯卡 《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
 
  【298】:我看见过所有的国家和人都在变化;因此,我对真正正义的判断发生过许多次的变化,我认识到我们的天性只不过是一连串的变化而已,而我从此却没有变化过;假如我有了变化,我就证实我的看法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299】:我们不肯使自己满足于我们自身之中和我们自己的生存之中所具有的那个生命:「我们愿望能有一种想像的生命活在别人的观念里;并且我们为了它而力图表现自己」。我们不断地努力在装扮并保持我们这种想像之中的生存,而忽略了真正的生存。 --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0】:强者、美貌、才子、信徒,不同的类型,各管自己的一方,不越界;但有时候他们会相遇,强者和美貌就会愚蠢地争斗,看谁是主宰;因为他们是不同类型的主宰。他们彼此相处不了,他们的错误在于企图一统天下。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做到这一点,连力量也做不到:在学者的王国里,它就什么也干不成;它只能掌控外在的行动。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1】:人类不知道该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上。他显然是迷了路,从自己真正的位置上跌下来,找不到原来的位置了。他们忧心忡忡地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到处寻找,一无所获。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2】:作恶很容易,而且数量无穷;而善却几乎是独一无二的。然而某种类形的恶却很难发现,就像被人们称做善的东西一样难找;因此,人们就经常把那种特殊的恶当做善。灵魂必须非凡地伟大才能达到这种恶,达到善也必须如此。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3】:有些人爱死亡甚于爱和平,有些人爱死亡甚于爱战争。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4】:非正义--除了伤害别人之外,他们还没有找到别的办法来满足自己的贪欲。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5】: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义人,他们相信自己是罪人;另一种是罪人,他们相信自己是义人。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6】:我不能原谅笛卡尔;他在其整个哲学中巴不得能抛开上帝;然而他又不得不让上帝伸出手指弹一下,让世界动起来;然后,他就再也不需要上帝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7】:我们追求的从来都不是事物本身,而是对事物的探索。所以在戏剧中,没有恐惧的圆满场景是没有价值的;没有希望的极端可悲、粗暴的爱情、残忍的严厉也是如此。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8】:两副彼此相像的面孔,单独看都不会引人发笑,但是凑在一起却因其相似而使人发笑。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09】:人显然是为了思想而生的;这是他全部的尊严和他全部的优点;人的全部责任在于以适当的方式进行思想。而思想的顺序是从自我、从他的创造者及其归宿开始的。   但是世人都在思考什么呢?从来不想这一点,而是想着跳舞、吹笛、唱歌、作诗、比赛长枪挑悬圏等等,想着打斗,当国王,根本不想当国王意味着什么,成为人意味着什么。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0】:了解情况之后,我们就会明白,大自然把它自己的形象和它创造者的形象铭刻在万物之上,万物几乎都带有大自然的双重无穷性。因此,我们就可以看到,一切科学在其探索的范围内都是无穷尽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1】:自然将它的全部真理彼此分立;我们的艺术使它们互为包容,但这是不自然的;每一个真理都有它自己的地位。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2】:我们的理性总是被表象的变化无常所欺骗;没有任何东西能把有限固定在两种无限之间,它们既囚禁有限,又躲避有限。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3】:一座城市、一片郊野,远看就是一座城市和一片郊野;但是当我们走近的时候,它们就变成了房屋、树木、屋瓦、树叶、小草、蚂蚁、蚂蚁的肢体,以至于无穷。这一切都囊括在郊野这个名称下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4】:他也许会想,这就是自然界中极端的微小了吧。  我要让他看到这里面还有一道新的深渊。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5】:我们的天性在于运动;完全的静止等于死亡。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6】:让缓过神来的人对比一切的存在物,看看他自身是什么吧;让他把自己看做迷失在大自然的这个偏僻的角落里,并且让他从自己蛰居的这座小小的囚笼里--我指的是宇宙--学着掂量大地、王国、城镇和他本人的真正价值吧!与无限相比,一个人到底是什么呢?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7】:我们从来都不依靠现在。我们将未来提前,似乎它来得太慢,好像要加快它的进程似的;否则我们就回忆过去,好像要拦阻它别走得太快:我们是那么轻率,竟然在不属于我们的那些时代里游荡,而不去思考唯一属于我们的时代;我们又是那么虚妄,梦想着那些已经化为乌有的时光,不假思索地错过了那唯一存在着的时光。因为当前一般是使我们受伤的时光。我们对它视而不见,因为它给我们带来痛苦;假如它使我们愉悦的话,看到它消逝,我们就会依依不舍了。我们努力用未来去支撑当前,想安排超出我们能力范围的事物,而所安排的那个时代,我们没有任何把握可以到达。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8】:由于人们不守规矩,世界上最不合理的事情会变成最合理的事情。选择王后的长子来统治国家,还有什么比这更不合理的事情吗?我们是不会选择一个出身门第最高的游客来驾驭一艘船的。这条法则本来是荒唐可笑的,而且是不公正的,但是由于他们本身就是荒唐可笑而且是不公正的,并且永远如此,它就成为合理和公正的了;因为我们将选择谁呢?选择最有道德、最有能力的人吗?我们马上就会大打出手的,人人都觉得那个最有德行、最有能力的人非自己莫属。因此,就让我们把这种品质附着在某种无可争议的东西上吧。他是国王的长子;这一点很清楚,没有争议的余地。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19】:既然我们败坏自己的精神,我们也在败坏自己的感情。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0】:我曾长时期研究抽象的科学,而能够进行交流的人很少,使我感到失望。当我开始研究人的时候,就发现这些抽象科学是不适合人的,跟对此一窍不通的人相比,我深入钻研使我更偏离我的处境。我原谅别人所知甚少。然而我原以为至少可以在人的研究中找到不少同道,那才是适宜人的真正的研究工作。可是我错了;研究人的人比研究几何学的人更少。正是因为缺乏研究人的本领,人们才去寻找别的东西;然而这不还是表明,人仍然不应该有知识,为了能够幸福,人最好还是不要了解自己吗?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1】:人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 --帕斯卡
 
  【322】:我完全可以想象一个人没有手、没有脚、没有头(因为只是经验才告诉我们说,头比脚更必不可少)。但是我无法想象人没有思想:那就成了一块石头或者一头野兽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3】:人的伟大--我们对于人的灵魂具有一种如此伟大的观念,以致我们不能忍受它受人蔑视,或不受别的灵魂尊敬;而人的全部的幸福就在于这种尊敬 --帕斯卡 《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
 
  【324】:文字的不同排列形成不同的意义,意义的不同排列产生不同的效果。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5】:我们在争论中爱看意见交锋,但根本不去沉思找到的真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6】:自然不……自然把我们如此巧妙地摆在中间位置,以至于我们改变平衡的一边,也就改变了另一边:我行动。我因此相信,我们脑袋里的弹簧也是这样安排的,谁触动其中一端必然触动另一端。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7】: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假如他站在一块比实际需要略宽的板子上,而板子下面就是悬崖,那么,尽管他的理智让他相信自己是安全的,他的想象力必然要占上风。绝大多数人无法这样往下想而不面色苍白、直冒冷汗的。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8】:我们的灵魂被扔进肉体之中,灵魂在肉体中发现了数字、时间、尺度。它对此进行思考,称之为自然、必然,不能再相信别的东西。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29】:人们对小事敏锐,对大事麻木,标志着一种奇怪的颠倒。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30】:我们只会想象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穿着学究的大袍子。他们都是君子,也和别人一样,笑呵呵地跟自己的朋友在一起。当他们撰写《法律篇》和《政治学》自娱的时候,完全是当做一项娱乐来写的;那是他们一生中最缺少哲学味、最不严肃的一部分;最富有哲学味的部分是过单纯和恬静的生活。假如他们写政治文章,那就如同为疯人院制订规章;如果他们佯装就重大事件发表言论,也是因为他们知道听他们讲话的那些疯子觉得自己是国王或者皇帝。他们采纳他们的原则,以期抑制这些人的疯狂,尽量降低伤害。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31】:一切归于一,一切又各不相同。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32】:人是一个会思考的芦苇 --帕斯卡尔
 
  【333】:别从你的学习中得出结论说,没有什么东西有待你去学习了;而是要说,有待你去学习的东西还有无限之多。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34】:爱或恨可以改变正义的面貌。一个事先拿到优厚报酬的律师,会觉得他所辩护的案子多么合乎正义啊!他那果敢的姿态在被这种假象所迷惑的法官们看起来,使他显得多么优秀啊!可笑的理性啊!你随风倒伏,而且不管任何方向!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335】:既然我们永远准备着做幸福的人,所以我们永远得不到幸福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布莱兹·帕斯卡尔 《思想录》

相关阅读

上一篇:左拉经典语录

推荐栏目

声明

1、《帕斯卡经典语录》一文由网友投稿到本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如果《帕斯卡经典语录》一文有任何侵犯权益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本站核实后将予以删除。

3、如果喜欢本站的文章,请ctrl+d收藏,欢迎一键转发到朋友圈、微博、QQ好友分享!

Copyright 好句子大全网 鄂ICP备1400995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