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好句子大全网!

经典语录

伤感的句子唯美的句子爱情的句子青春的句子 哲理的句子励志的句子搞笑的句子名人的句子正能量句子温暖的句子
栏目精选:
表白的句子
感情的句子
友情的句子
英语句子
祝福语
名言警句
QQ个性签名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经典语录
  【1】:黄昏时分,一个小姑娘和母亲从海滩回家。她无缘无故地哭着,她不过想再玩一会儿。她走远了,她已经拐过街角。我们的生命不是和这种孩子的悲伤一样迅速地消逝在夜色中吗?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2】:从那一刻起,我的人生有了一个缺憾、一个空白,它带给我的并不只是空虚的感觉,而是我的目光不能承受。那个空白整个地用它那强烈的辐射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那种局面将永远持续下去,直至人生的尽头。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3】:今天,我终于明白了,她阅读的那些淡绿色的册子和“不存在的露易丝“的传记,并不是要寻找一个行为准则。她只是想逃走,逃到更远的地方,用更剧烈的方式割断与日常生活的联系,呼吸道自由的空气。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4】:只有我可以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清晰税利,一个朦胧温柔,进出就在一摘一戴这两个简单的动作之间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戴眼镜的女孩》
 
  【5】:有人言之凿凿地告诉我:人唯一想不起的东西就是人说话的嗓音。可是,直到今天,在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我却经常能听见那夹带巴黎口音--住在斜坡街上的巴黎人--的声音问我:“那么,您找到您的幸福了吗?”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6】:我相信,在各栋楼房的入口处,仍然回响着天天走过、后来失去踪影的那些人的脚步声。他们所经之处有某种东西继续在颤动,一些越来越微弱的声波,但如果留心,仍然可以接收到。其实,我或许根本不是这位佩德罗·麦克埃沃依,我什么也不是。但一些声波穿过我的全身,时而遥远,时而很强,所有这些在空气中飘荡的分散的回声凝结以后,变成了我。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7】:我们周围一片寥落死寂。就连塞纳河对岸的埃菲尔铁塔,平时那么令人慰藉,此刻也像烧焦的废铁架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店街》
 
  【8】:“永恒轮回”是一种世界观,与基督教的“有始有终”世界观正好相反。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9】:我扭头往回走,在码头上伫立片刻,注视着疾驰而过的车辆和塞纳河对岸演兵场附近的灯火。在那边,在靠花园的一个小套房里,或许残留着我生命中的某些东西,那儿有个人认识我,而且仍然记得我。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10】:说来也怪。有时我在街头拐角,会突然碰见一个阔别三十年的人,或者一个我以为早已死掉的人。我们彼此都大惊失色。尼斯城充满幽灵和鬼魂,但愿我不会马上加入他们的行列。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店街》
 
  【11】: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有多少事情讳莫如深,必须缄默其口。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12】:大家都没有变老。随着时光的流逝,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到最后会让你觉得特别滑稽可笑和微不足道,对此你会投去孩子般的目光。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13】:有时,我们会回想起我们人生的某些片段,我们需要证据来证实我们没有做梦。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14】:后来,我每次与什么人断绝往来的时候,我都能重新体会到这种沉醉。只有在逃跑的时候,我才真的是我自己。我仅有的那些美好的回忆都跟逃跑或者离家出走连在一起。但是,生活总会重占上风。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15】:虚无主义,--某种程度上就是说,永远不会有结果,陷入无限错误的思想循环,悖论当中。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16】:你说得对,在生活中重要的不是未来,而是过去。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17】:我喜欢摘下眼镜的感觉。眼前的一切朦胧得美丽起来,所有税利的线条,人的分明轮廓、物的棱角边缘,都消失了,代之以柔和的光晕;所有肮脏的细节也被稀释,所有的声音被过滤,渐渐低沉,渐渐温和。整个世界就像一个丝绒枕头一样,那么软,那么大,让我深陷其中,满足得入眠。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戴眼镜的女孩》
 
  【18】:“逃逸线”是法国哲学家德勒兹(1925-1995)经常使用的概念,在后期经典之作《千座高原》中,他详细区分了三种类型的“线”:坚硬线、柔软线和逃逸线。坚硬线指质量线,透过二元对立所建构僵化的常态,比方说人在坚硬线的控制下,就会循规蹈矩地完成人生的一个个阶段,从小学到大学到拿工资生活到退休;柔软线指分子线,搅乱了线性和常态,没有目的和意向;逃逸线完全脱离质量线,由破裂到断裂,主体则在难以控制的流变多样中成为碎片,这也是我们的解放之线,只有在这条线上我们才会感觉到自由,感觉到人生,但也是最危险之线,因为它们最真实。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19】:千千万万的人行进在巴黎的纵横交错的街道上,如同千千万万的小弹子在巨大的电动弹子台上滚动,有时两个就撞到一起。相撞之后,没有留下一点踪迹,还不如飞过的黄萤,尚能留下一道闪光。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店街》
 
  【20】:有些人你是在非常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但你却有相当清楚的记忆。在这种年龄,任何事都会使你感到惊讶,是你觉得新鲜……但是,你遇到的有些男人和女人,已经有了一段人生阅历,你就无法要求他们唤起跟你一样清楚的回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21】:一些人在青年时代是朋友,但有些人不会变老,他们在四十年后跟其他人迎面相遇,就再也认不出那些人。另外,他们之间也不可能再有任何接触:他们往往是并排待着,但每个人都在一条不同的时间走廊里。他们即使想互相说话,也不会听到对方的声音,如同两个人被鱼缸玻璃隔开那样。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22】:一些短暂的相遇,巧合和空虚在其中所起的作用,要比你在一生中其他年龄时更大,这种相遇没有未来,如同在夜里的一列火车中。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23】:我的过去,一片朦胧... --莫迪亚诺 《暗店街》
 
  【24】:那一年的夏天特别热,我们深信在这儿谁也不会找到我们。下午时分,我们常常沿着路堤散步,一面挑着海滩上人群最密的地方。然后,我们就走近沙滩,寻一小块空地铺上浴巾。在散发着润肤琥珀油香气的人群中间,我们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孩子们在我们身边搭着他们的沙子城堡,流动小贩从人们身上跨来跨去,兜售着冰激淋……在那八月的星期天,我们和周围的人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八月的星期天》
 
  【25】:对于虚无主义的克服,人们杀死了上帝,最终信仰了永恒轮回,并以此终 结了信仰的时代!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26】:只有在逃跑的时候,我才真的是我自己。但是生活总会重占上风。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27】:假如情况真的真的朝恶劣的方向发展,你只需醒过来就是了。你变得不可战胜。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28】:我一直走到窗前,俯视着蒙马特尔缆索铁道、圣心花园和更远处的整个巴黎,它的万家灯火、房顶、暗影。在这迷宫般的大街小巷中,有一天,我和德妮斯·库德勒斯萍水相逢。在成千上万的人横穿巴黎的条条路线中,有两条互相交叉,正如在一张巨大的电动台球桌上,成千上万只小球中有时会有两只互相碰撞。但什么也没有留下,连黄萤飞过时的一道闪光也看不见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29】:他感到自己走到一生中的一个十字路口,或者不如说是一个边界,他在那里可以冲向未来。他脑子里第一次想到“未来”这个词,以及另一个词:地平线。那些晚上,这个街区的条条街道上空无一人,十分安静,是一条条逐渐消失的线条,全都通向未来和地平线。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30】:生活就在我的前面向我招手。我怎么能蜷缩起来把自己隐藏在四面墙壁之间呢?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31】:已近午夜,我一直步行到特罗卡代罗公园。索里耶尔。我重复这个名字......我曾保存我父亲的一个旧地址本,想必放在那个海军蓝的纸盒里。我要查看一下字母S栏。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夜半撞车》
 
  【32】:我什么都不是。 --莫迪亚诺 《暗店街》
 
  【33】:是的,我当然明白。这种生活出现在你的人生当中,有时就像一块没有路标的广袤无垠的开阔地,在所有的逃逸线和消失的地平线之间,我们更希望找到设立方位标的基准点,制作某种类型的地籍,好让自己不再有那种漫无目的、随波逐流的感觉。于是,我们编织关系网,试着把那些随机性的相聚变得更加固定一些。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34】:这扇被灯光照亮的窗户让你有一种你在另一段人生当中忘记把灯关掉,抑或某个人依然在盼着你归来的感觉。……可是,每一天,时间总是如此的刻不容缓,而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还是等下一回吧。 --莫迪亚诺 《夜的草》
 
  【35】:“我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当一个人真心实意地喜欢某个人时,就应该接受它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36】:我担心德妮斯不来赴约,我第一次想到,在这座城市里,在这些急匆匆赶路的人影中间,我们俩有可能再也见不着面。 我记不得这天晚上自己名叫吉米还是佩德罗,斯特恩抑或麦克埃沃依。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37】:每一个人,即使是最冥顽不化的人,都会有一个“供认不讳”的时刻。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38】:在这幢楼房的各个入口处,过去经常有许多人穿过这里然后又消失了,我相信人们今天还能听到他们脚步声的回音。因为在他们经过以后,有些东西至今仍继续在震动。虽然震波越来越弱了,不过如果仔细注意听的话,依然是可以感觉到的。我也许实际上从来不曾叫过彼得罗麦克沃伊,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些透过我的有时远而弱,有时近且强的震波所散播的回音,他们在空气中打转,然后聚集在一起,就成了我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39】:他清楚地感到,在确切的事件和熟悉的面孔后面,存在着所有已变成暗物质的东西: 短暂的相遇,没有赴约的约会,丢失的信件,记在以前一本通讯录里但你已经忘记的人名和电话号码,以及你以前曾迎面相遇的男男女女,但你却不知道有这回事。如同在天文学上那样,这种暗物质比你生活中可见的部分更多。这种物质多的无穷无尽。而他只是在自己的记事本上记下这暗物质中的几个微弱闪光。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40】:现在想来,我们读这些书的方式并不一样。她希望从中发现人生的真谛,而让我着迷的则是那些词语的铿锵有力和句子的悦耳动听。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41】:每当即将动身时,她都感到十分喜悦,而当处于生活中的每个裂口时,都确信生活将重新占据上风。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42】:直到今天,在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我却经常能听见那夹带巴黎口音--住在斜坡街上的巴黎人--的声音询问我:‘那么,您找到您的幸福了吗?’ --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43】:多少事讳莫如深不如缄默其口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44】:黄昏时分,一个小女孩跟随着她的母亲从海滩上回家来。她因为还想再玩,就莫名其妙地哭起来了。她离去了。她已经拐过街角,而我们的生命不也正是象孩子的这种忧伤一样,会很快地在暮色中消失的吗? --莫迪亚诺 《暗店街》
 
  【45】:甚至在我们两人出生的那年,这座城市从高空俯瞰,只是一堆断垣残壁,在一座座花园深处,丁香在废墟里开出一朵朵鲜花。 他走了这么长时间,累了。但他在一时间有一种安详的感觉,并确信回到了他在曾在某一天动身离开的地方,是同一个地方,同一钟点,同一季节,如同钟表的时针和分针在中午十二点时并在一起。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46】:有些话你会在梦中听到,使你印象深刻,决定要铭记在心,但在醒来时却不会想起,或者会觉得毫无意义。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47】:起先,那条狗在我身后十来米远的距离,然后,它渐渐地走近。到了加里拉花园的铁栅栏那儿,我们便并排行走。我不知道在哪儿曾读到过--也许是《天体奇观》里某一页下面的注释--我们可能在夜里的某些时候不知不觉地进入一个并行的世界:一套没有熄灯的空房间,甚至一条死胡同一般的小街。我们在那里发现那些很久以来早已不知去向的东西:一件吉祥物,一封信,一把雨伞,一把钥匙,以及随着生命的流逝而丢失的猫、狗或马匹。我想,这条狗就是居而泽讷博士街上的那条。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夜半撞车》
 
  【48】:昨天夜里的意外事故并不是偶然事件。它标志着某种断裂。这次撞击另有益处,而且,它发生得很及时,使我重新开始生活。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夜半撞车》
 
  【49】:这个笑容在我的记忆中是罗歇·樊尚的主要特征:它永远挂在他的嘴唇上。罗歇·樊尚沉浸在这微笑中,这微笑并不快乐,而是冷淡、迷惘,就像笼罩在他身上的一团轻雾。他的微笑、他的声音和他的举止都给人低沉压抑的感觉。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缓刑》
 
  【50】:有人在梦中轻轻地对他说了句话:遥远的奥特伊,我忧伤时迷人的街区,他把这句话写在记事本上,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有些话你会在梦中听到,使你印象深刻,决定要铭记在心,但在醒来时却不会想起,或者会觉得毫无意义。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51】:我不晓得自己身在哪座城市,是一座居民刚离弃的城市,然而,这都无关紧要。在这个世界上,我不再是孑然一人。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夜半撞车》
 
  【52】:其实我们都是海滩人,沙子只把我们的脚印保留几秒钟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53】:黑夜消逝了,棉絮般的白雾透过枞树的枝丛笼罩着大地,我思忖着在这样的时刻,还会有谁到这里来找我们呢。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我们渐渐地变得无影无踪了。 --莫迪亚诺 《暗店街》
 
  【54】:两个人首次相遇,如同各自感受到身受轻伤,把两个人从孤独和麻木中唤醒。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55】:他料到会这样,但这无关紧要。在外面,他还在楼房前待了一会儿。在阳光下。这条街静悄悄的。他在那些时刻确信,只要纹丝不动地站在人行道上,就能慢慢穿越一度看不见的墙。然而,人却总是在同样的位置。这街道将会更加寂静,更加阳光明媚。发生过一次的事,会无休止地反复出现。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56】:那天夜里的撞车事故发生得真是时候。我需要某种冲击,使我从消沉、麻木的状态中惊醒。我再也不能继续在浓雾中行进……而这一切是在我步入成年的几个月前来临的。多么离奇的巧合。我刚好得到了拯救。这起事故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具有决定性的事件之一。它使一切恢复了秩序。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夜半撞车》
 
  【57】:倘若所有那一切都白纸黑字地写了下来,那就意味着都结束了,就像人死了会在他的坟墓上刻上名字和日期一样。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58】:未来......这两个字的声音,今天在博斯曼斯看来令人心碎而又神秘莫测。但在那个时候,我们却从未清楚地意识到,我们的运气仍处于永久的现时之中。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59】:我己经度过了自己的一生,如今只是个在周末夜晚的和暖空气中游荡的鬼魂。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60】:我们的生命不是和这种孩子的悲伤一样迅速地消逝在夜色中吗? --莫迪亚诺 《暗店街》
 
  【61】:博思曼斯在想,有时命中注定如此。你就会听一个人迎面相遇两三次。你要是不跟这个人说话,那就是你的损失。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地平线》
 
  【62】:我们蜷缩在我们两张相对的床上,感到一种轻松。我们低声谈论侯爵,各自都发现一个新的细节。下一次,在往回走之前,我们将在多尔代恩医生街上再往前走远点。我们将走到女修院。再下一次,更远,到农场和理发铺。下下次,再更远,每夜多走一段路。那么就只用再走十几米路,就可以到城堡的栅栏前。再下次……结果我们睡着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缓刑》
 
  【63】:有人心疼时,眼泪才是眼泪,否则只是带着咸味的液体。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64】:岁月流逝,我常常不由自主的问自己,是否仅仅因为她的存在,才使得那家咖啡馆和那里的人都显得那么异乎寻常和与众不同,仿佛她用自己的芬芳把他们都浸透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青春咖啡馆》
 
  【65】:沙子只把我们的印记保留几秒钟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暗铺街》

相关阅读

推荐栏目

声明

1、《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经典语录》一文由网友投稿到本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如果《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经典语录》一文有任何侵犯权益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本站核实后将予以删除。

3、如果喜欢本站的文章,请ctrl+d收藏,欢迎一键转发到朋友圈、微博、QQ好友分享!

Copyright 好句子大全网 鄂ICP备1400995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