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好句子大全网!

经典语录

伤感的句子唯美的句子爱情的句子青春的句子 哲理的句子励志的句子搞笑的句子名人的句子正能量句子温暖的句子
栏目精选:
表白的句子
感情的句子
友情的句子
英语句子
祝福语
名言警句
QQ个性签名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经典语录
  【1】:我们逃往何处?你充满了世界,我也只能到你身上逃避你。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2】:你的名字,我曾在每片天空下呼喊过,也曾在每张床上哭泣;你的名字,我在我的不幸的每一页,字里行间阅读其含义。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你的名字》
 
  【3】:形式只不过是成了物质被撕碎的皮,物质在往一个不是其对立物的真空里滴,时间和永恒只是同一个东西,就像一股黑水流进了一片平静的黑色水面。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4】:The unfortunate thing is that, because wishes sometimes come true, the agony of hoping is perpetuated.  令人遗憾的是,正因为愿望有时成真,心怀希望的痛苦总是萦绕于心。 --Marguerite Yourcenar 《Marguerite Yourcenar》
 
  【5】:有些书,不到40岁,不要妄想去写它。年岁不足,就不能理解存在,不能理解人与人之间、时代与时代之间自然存在的界线,不能理解无限差别的个体……经过这许多年,我终于能够把握皇帝与我之间的距离。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6】:用晦涩的语言解释难懂的问题,用更难懂的道理解释人所不懂的道理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7】:从时间的子宫里听到一些变故在骚动,并非是不可能的。不过,其中哪个能够成活,可以按时分娩,只有事变能够决定。我从来不再市场上出售早产的祸福。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8】:我还是曾经那个我,但人们曾经鄙视过的东西,现在却被认为是高尚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比别人所能相信的更多的美德,但只有取得成功,才使这些美德显现出来。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哈德良回忆录》
 
  【9】:他最后晚年攻打波斯,打到最后疲惫至极,一抵达一个沙漠半岛的海边的时候,就走到海滩,面对波斯湾的暗潮汹涌席地而坐,那个时候他对胜利仍有把握。但是生平第一次他生受世界之大所胁迫,并生出时不我与,处处受限之感。斗大的泪珠沿着老人布满皱纹的脸颊滚落,而人们原以为他无血无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是因为一个世界的征服者这时候才知道世界是不可征服的。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哈德良回忆录》
 
  【10】:每一种概念最终都要沉到与之相对立的概念之中,就像两个撞到一起的巨浪,同时都变成了一样的白色泡沫。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11】:世界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 --尤瑟纳尔
 
  【12】:光有骤然而至的冲动和百折不饶的顽强精神还不是生活,生活还包括了妥协和忘却。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13】:冰冻使最平常、最柔软的东西变得透明,同时也变得极其坚硬。任何一根折断的芦苇都可以变成一支晶莹闪亮的笛子。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哈德良回忆录》
 
  【14】:我想要永恒之夜的千只眼睛,以便独独观赏你。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15】:显示出对别人的欢乐不屑一顾的样子,那是侮辱了别人。 --玛格丽特·尤瑟娜尔
 
  【16】:在这个一切都如同梦幻的世界上,永存不逝,那一定会深自悔恨。世上的万物,世上的人们以及人们的心灵,都要消失,因为 它们的美有一部分本来就由这不幸所形成。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17】:那些曾经伴随过他,或者从他生活中一闪而过的人,她们个人的鲜明特色一毫未失,却因为离得久远了,都变成无名氏混在一起了,就像森林里的树,从远处望去,似乎彼此都连成一体了。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18】:A touch of madness is, I think,almost always necessary for constructing a destiny.  些许疯狂,几乎总是构成你我宿命的必需品。 --Marguerite Yourcenar 《Marguerite Yourcenar》
 
  【19】:人类真正的延续,根本就不是通过血缘建立起来的。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哈德良回忆录》
 
  【20】:经由黑暗和不可知的事物,走向黑暗和不可知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21】:在迷宫里应付裕如,闪转腾挪,绕过谎言的障碍。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22】:世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 --尤瑟纳尔
 
  【23】:Every silence is composed of nothing but unspoken words. Perhaps that is why I became a musician. Someone had to express this silence, make it render up all the sadness it contained, make it sing as it were。 沉默既意味着未言之语,也许这就是我成为音乐家的原因,因为总得有人徐徐吟唱出沉默中满含的悲痛。 --Marguerite Yourcenar 《Alexis》
 
  【24】:可是,渐渐地,泽农对他们来说不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灵魂,生活在这个世界某一点上的人了。他变成了一个名字,比名字还不如,成了个短颈大口瓶子上褪了色的标签。他们自身往事中一些不完整的、萎缩了的记忆,在这个标签上慢慢销蚀着。他们还谈论他,事实上,却已经把他忘了。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25】:头脑迟钝而善良的女人都有个愿望,极力要把病痛和死亡说成些小有不适,说成是为了得到慈母般的照料而生的一些小病。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26】:我的帝国终于会消灭的,但是在另一个意义上,我的帝国是永恒的,罗马是不朽的。以后全世界的人都仍然记得罗马,仍然想要仿照罗马,仍然遵循我们的原则。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哈德良回忆录》
 
  【27】:他属于那样的一种人,面对恶意或敌意,会感到不知所措,倒不是因为懦弱(我们已经看到他并不懦弱),而是因为不属于与一个无礼的或粗鲁的人理论,或者因为高傲,内心深处就有那么一种冷漠之感,对自己所拥有的或自己向往的东西漠然置之,心想自己不会长久拥有这些东西的,或者对这些东西也只是向往一下而已,其实并无太大的兴趣。有时候,我在我父亲和我自己身上也看这同样的反应。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北方档案》
 
  【28】:傍晚,干活的人歇工了,坐在那里,两条腿耷拉着,脖子伸得老长,焦急地子啊天空中寻找结束这段时期的征兆。但是,西天的红色变淡了,越来越浓重的暮色,变成一片灰白,接着变黑,于是,拆了一天的房子以后,他们累了,又回到自己的陋室,躺下睡觉。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苦炼》
 
  【29】:我从未感觉到自己完全属于任何一个地方,甚至既不属于我非常热爱的雅典,也不属于罗马。我到哪儿也都是异邦人,但我在任何地方都并不感到特别的孤独。我在旅途中从事作为皇帝必需履行的各种不同的职业:我把军人生活当成是一件由于经常穿了变得合适了的衣服。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哈德良回忆录》
 
  【30】:我逃往何?你充满了全世界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31】:在以后的几年中,我们每年很早就去南方。我没有再看见过雪。在一九一○到一九一四年的冬天,我有时在巴黎看见过,后来在战争期间的英国也看见过。我所能回忆起来的只是城市里的泥泞。以后我又在瑞士看见过雪。那时我穿过森林去让娜的墓地,森林里的雪很洁白,裂着横七竖八的缝隙;雪有时也是松软的,一阵风将雪卷起,吹到一个家庭式膳宿公寓的门前;我们住在这家公寓,有时在夜里等医生来给米歇尔看病,我觉得每等一个钟头,似乎是好几个钟头,但仍不见医生到来。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何谓永恒》
 
  【32】:对于背景时代,我们也同样处置:关于那个车站广场,那个里尔的城堡,或者那个巴约勒的钟楼,那条“贵族派头”的街道,以及人们在反映当地奇观异景的古旧明信片上所见到的那座古堡和那个公园,我们把它们全丢在身后。我们就算是从先前属于西属荷兰的这个北方省份之一角起飞,然后,往上飞到勃艮第公爵、佛兰德伯爵、纽斯特里亚和比利时高卢王国的一小块土地,在它还没有居民、默默无闻的那个时代,让我们在它的上空飞翔吧。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北方档案》
 
  【33】:将近一九五〇年,这个阅历如此丰富的人死于伦敦,作为高级外交人员,享受到豪华的丧礼,让人印象深刻。这一方面是对走向消亡的一类人表示敬意,同时也显示了他长久以来所代表的被两次大战蹂躏的国家荣誉。我从他的一个同事那里得知,他逝世以前的几个月,曾感到非常悲哀后悔,仿佛他的一生只不过是个官方的木偶,一个衣着华丽的幽灵,由外交部牵着线,在布景前扮演着皮影戏,而那布景刹那之间就不复存在。这种懊悔心情本身就证明了他的确不止于此。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虔诚的回忆》
 
  【34】:义和团运动之后,我的外祖父当了驻中国的公使。当慈禧的政府同意出资修复被损毁的公使宅邸时,他获准按照马尔西安城堡的样式修建,不仅是图样,连砖和石板都从比利时用编着号码的包裹寄去。这个奇特的建筑如今仍然存在,据说在中国政府收回它的所有权之前,由比利时暂时租给了缅甸大使。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虔诚的回忆》
 
  【35】:他的儿子埃米尔在交易所工作,天性就是个保守主义者,都用不着用政治原则去支持保守主义。他本是老礼宾司的官员,是个浸透了华盛顿上流社会趣味的交际场上的人物,在华盛顿曾有过两次风光体面的婚姻,但两位夫人都没有孩子。我这样说仿佛是在描绘一个诺尔布瓦式的人物,其实,这个混有爱尔兰血统的瓦隆人自有一种生活趣味,是普鲁斯特笔下那彬彬有礼的外交官所缺少的。他喜欢漂亮姑娘、美味佳肴和高雅的绘画。由于有佳肴和绘画,从一九四〇到一九四五年,他在伦敦的宅邸成了流亡中比利时政府要员温馨的避难处。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虔诚的回忆》
 
  【36】:我再一次对孩提时代的日期问题一筹莫展,只是觉得像置身于一幅巨大的风景画的画面里,所有的东西忽近忽远,一片空旷。说是空旷,倒也不见得,但画面里人物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所了解的画面中那些或近或远的人物,有的是今天上午才见到的,有的已经是一个世纪之前的人物了。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何谓永恒》
 
  【37】:我曾试着追溯“美好时代”的一对夫妇--我的父亲和母亲,然后,从他们再往上,去追溯在十九世纪的比利时安家落户的母系先辈,然后再稀稀落落地、粗线条地往上追溯到洛可可式的列日,甚至追溯到中世纪。有这么一两次,通过努力地想象,我一下子想到不再在一个家族历史硬邦邦的绳索上停留,而试图跳跃到罗马时期或先罗马时期去。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北方档案》
 
  【38】:我被生活所陶醉,满怀希望地步履蹒跚,怕跌倒就抓住偶然碰到的游戏伙伴的柔滑肩膀而一同倒下,就是这样的扭打,我们称之为爱情。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39】:绝不可以忘记,一个人的一生所构成的图表,不管怎么说,不是由一条水平线和两条垂直线构成的,而是由3条弯弯曲曲的、无限延伸的、不断汇聚又不断散开的线组成的,这就是一个人曾以为是的、曾希望是的和曾经是的那种东西。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40】:晚上他们在家里没有事情时,就玩一个小游戏:克先生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大部头的历史词典,随手翻开,指出一个人名,也许是神话中的半神英雄、英国或斯堪的纳维亚的一位君主,也许是个已经被人遗忘的画家或作曲家,很少有克太太不知道的。他们最好的时光是在书房里密涅瓦女神的目光底下度过的。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虔诚的回忆》
 
  【41】:这个家族,或者说这些家族,交织在一起,组成了我的父系家世,我将试着超脱地去处理他们,把他们放在他们自己的位置上--对于无限的时间而言,他们的位置是微不足道的。这些已不复存在的人,这些尘埃,让我们跨过他们,直达尚与他们有关的那个时代吧。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北方档案》
 
  【42】:我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到马尔西安城堡去观光,只记得那里的花坛和吱吱叫的孔雀。一九二九年到比利时逗留稍长的时间,我又到那里去了一次,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那时我与我母亲的娘家又有了联系,而这一切对于我都只不过是个传说。我的舅姥姥路易丝热情地接待了我,还稍许带着些拘谨,那是当时有教养的英国女人的特点。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虔诚的回忆》
 
  【43】:路易丝? 布朗? 奥米拉生在伦敦,是纯粹或者部分爱尔兰人的后裔。喜欢她的人说她出自名门,心怀不善的人也不否认第一种说法,但断定我的舅姥爷埃米尔-保尔-吉斯兰是在布赖顿遇见了路易丝并且娶了她,那时候,她只不过是个年轻的家庭女教师。有些暧昧不清的说法,论及他们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日期,但户口登记驳斥了这些恶意的传闻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虔诚的回忆》
 
  【44】:皇帝用小指头作了一个手势,两个太监恭恭敬敬地把王佛勾有大海和蓝天形象但尚未画完的画幅拿了出来。王佛掠干了眼泪,微笑起来 因为这小小的画稿使他想起了自己的青春。整幅画表现出一种清新的意境,这是王佛后来再也能企及的了。然而画上的确少了某些东西,因为在王佛作这幅画的时期,他观赏的崇山峻岭和濒临大海的悬岩峭壁还不够多,对于黄昏使人产生的惆怅之感,体会也很不深刻。王佛从一名仆从递给他的画笔中挑了一支,就开始在那未画完的大海上抹上了大片大片代表海水的蓝颜色。一名太监蹲在他脚下替他磨墨调色,但这种差事他干得相当笨拙,因而王佛这时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怀念他的弟子林了。 王佛又开始给山顶上一片浮云的翼角涂上粉红色,然后,他又在海面补画上一些小小的波纹…… --尤瑟纳尔 《王佛脱险记》
 
  【45】:我斗胆地寄希望于这些被置放在世纪的长河中不规则的间隔上的继承者,寄希望于这种断断续续的不朽。万一蛮族夺取了世界的帝国,他们也将不得不采取我们的某些办法,他们最终会与我们相仿。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哈德良回忆录》
 
  【46】:All would have transformed us if we had the courage to be what we are. --Marguerite Yourcenar 《Alexis》
 
  【47】:从小就缺乏时间概念:不论今天还是其他任何时候,对我都一样。我知道,起码有两个夏天的部分时间是在斯海弗宁恩度过的,棕榈别墅租期为五个冬天,也就是说,起码要在这里住两三年的时间。这是发生在我三岁至六岁之间的事。像我在其他场合所说的,如果不是年轻时代的照片和故事起到备忘或伪备忘的作用,那么能将回忆的具体时间界定在什么时候呢?首先,我的纯粹属于我个人的回忆发生在秋天。我当时可能才两岁半,多也不过三岁半。日期是够早的,但我不清楚应该如何放入我的童年记事本里,还有放在哪里。我在黑山城堡的晒台上用七叶树果搭金字塔玩。我被带去吃晚饭。第二天一大早,我下楼一看,我用好看的闪闪发光的棕色圆球搭的金字塔都神秘地变成了白色,还覆盖着一层冰凉的好像被研磨成粉末的糖似的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何谓永恒》

相关阅读

上一篇:罗丹经典语录

推荐栏目

声明

1、《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经典语录》一文由网友投稿到本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如果《玛格丽特·尤瑟纳尔经典语录》一文有任何侵犯权益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本站核实后将予以删除。

3、如果喜欢本站的文章,请ctrl+d收藏,欢迎一键转发到朋友圈、微博、QQ好友分享!

Copyright 好句子大全网 鄂ICP备1400995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