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好句子大全网!

经典语录

伤感的句子唯美的句子爱情的句子青春的句子 哲理的句子励志的句子搞笑的句子名人的句子正能量句子温暖的句子
栏目精选:
表白的句子
感情的句子
友情的句子
英语句子
祝福语
名言警句
QQ个性签名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录 > 马塞尔·杜尚经典语录
  【1】:艺术界眼下急功近利、物质至上的局面用教育来改变是不可能的,可以给予抵抗的方式是:沉默,缓慢,独处。 --马塞尔·杜尚
 
  【2】:艺术家的状态比他的艺术更为重要。 --马塞尔·杜尚
 
  【3】:生活无非只有两种活动:一种是维持,一种是创造。一切让生命延续的行为都是维持,在生活中重复性的劳动都是维持生存的活动。 --马塞尔·杜尚
 
  【4】:杜尚的最后一件大作品: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洞,里面是一个豁口,最里面是一个拿着灯的裸体女人,手朝向远处的自然世界。 人类犹如生活在黑暗的洞穴里,靠投影认识外面世界。那女人手中的灯在指示我们方向,走出洞穴,与实实在在的世界相接触吧。 铃木大拙写过柏拉图 洞穴寓言 里的描述,投影就是概念。 杜尚在说,走出洞穴,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吧。 禅宗也说,你生活在幻象里。 --马塞尔·杜尚
 
  【5】:我有幸在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人生不必拥有太多的东西,妻子啦、孩子啦、房子啦、汽车啦,这些东西全都让人操心不已,人生沉重不堪。我一生总是轻装,不带任何负担,连计划打算亦是没有,那些也是负担。我只是随心任情地活着,所以我活得实在是很幸福。 --马塞尔·杜尚
 
  【6】:艺术没有什么了不起,它不值得这样被我们推崇,艺术应该成为非艺术,我们应该无分别地对待人类的各种活动,这样我们就能从自造的牢笼中走出来。 --马塞尔·杜尚
 
  【7】:他为自己写的墓志铭:不管怎么说,死去的总是别人。 --马塞尔·杜尚
 
  【8】:艺术是一种瘾,类似吸毒的瘾。 --马塞尔·杜尚
 
  【9】:自库尔贝以来,大家都以为油画是为视网膜画的。这是个巨错。让视网膜发抖吧! 在过去油画还有其他的目的, 比如宗教的,哲学的, 和伦理的目的。如果我从反视网膜的角度来讲, 很不幸的是, 除了超现实主义画家之外, 我们所处的世纪还是为视网膜存在的。即便是超现实主义画家也还做得不够! --马塞尔·杜尚
 
  【10】:卡巴内:您是怎么看待艺术的进化的?   杜尚:我没有看到进化,因为我不觉得艺术很有价值。是人发明艺术的,没有人就没有艺术。所有人造的都没有价值。艺术没有生物的来源,它只是一种趣味。 --马塞尔·杜尚
 
  【11】:艺术要么是剽窃,要么是革命。 ”Art is either plagiarism or revolution.” --马塞尔·杜尚 《Marcel Duchamp》
 
  【12】:你做的很多事情,其实是为了让别人高兴。 --马塞尔·杜尚
 
  【13】:我喜欢纯粹的东西,我不喜欢酒里掺水。我也这样对待我的生活。 --杜尚 《杜尚传》
 
  【14】:我的做法是选择一个, 无论美丽或者丑陋, 都无法吸引我的东西, 从而找到视觉上的冷漠。或许, 你会说我找到了不少这样的东西。其实, 这是很难的, 因为你要看个东西看久了, 多少它就变得顺眼了。所以一旦它变得顺眼, 我就得抛弃它了。 --马塞尔·杜尚
 
  【15】: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马塞尔·杜尚
 
  【16】:一个人的生活不必负担太重,不必做太多的事,不必一定要有妻子、孩子、车子、房子。有这些不一定幸福,没有这些也不一定不幸,关键,你想好了没有。人生只有一次,自己都活不明白,你无法评判他人的选择。 --杜尚
 
  【17】:所有的美丑高下都是人为的相对标准,而人们又如此习惯于把相对性当做绝对性去维护。后果必是让人心有了定见和陈见,然后导致我们本来应该自由无碍的心被束缚住了。 --马塞尔·杜尚
 
  【18】:“我喜欢活着,呼吸,甚于喜欢工作。我不觉得我做的东西可以在将来对社会有什么重要意义。因此,如果你愿意这么看,我的艺术就可以是活着,每一秒,每一次呼吸就是一个作品,那是不留痕迹的,不可见不可思的,那是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 --马塞尔·杜尚
 
  【19】:我对'艺术'二字没兴趣, 因为我这两个字本身早已失去了信仰。所以我不想用这两个字。今天世界上对'艺术'有太多没必要的钟爱。I don’t care about the word ‘art’ because it has been so discredited. So I want to get rid of it. There is an unnecessary adoration of ‘art’ today.” - Marcel DuChamp, 1966 --马塞尔·杜尚
 
  【20】:你如果一直战斗,就无法同时发笑了。 --马塞尔·杜尚
 
  【21】:我对艺术本身真是没什么兴趣,它只不过就是一件事儿,它不是我的整个生活,远远不是。在我看来,艺术是一种瘾,类似吸毒的瘾。艺术家也好,收藏家也好,和艺术有任何联系的人也好,都是沾了这种瘾。艺术的存在绝对不是如同真理的存在一般。可人们谈到艺术会用对宗教般虔诚的态度,为什么艺术会受到这样的推崇?它等于吸毒,就这么回事。 --马塞尔·杜尚
 
  【22】:这个世界其实有两个体系,一个是人设的体系,在这里有一种人为的秩序,什么东西该抬高了搁在上面的,什么东西是该搁在下面的;另一个是世界的本来样子。 --马塞尔·杜尚
 
  【23】:人生的一切幻想都是从“我”而来,因此在欲望的泥淖里挣扎。 --马塞尔·杜尚
 
  【24】:真爱通常总是刺痛着我们,它使我们痛苦,假如它使我们愉快的话,我们就要遗憾于看到它的消逝了。我们努力在用未来去顶住它。 --杜尚 《人生没有什么事是重要的》
 
  【25】:我要的东西不多:棋,一杯咖啡,过好24小时。我已不打算再过一个追名逐利的艺术家的生活。艺术家的状态比他的艺术更重要。漫游在平静的海中,没有美,没有丑,没有任何美学性。你如果一边战斗,就无法同时一边发笑了。给予抵制的方式是:沉默,缓慢,独处。这里没有解决,因为这里没有问题。 --杜尚
 
  【26】:“这里没有解决,因为这里没有问题。” --马塞尔·杜尚
 
  【27】:我只想躲开原则,躲开真理,躲开所有这些形而上的概念。 --马塞尔·杜尚
 
  【28】:一个人是有可能克服这个的(外在环境)--就一个人。不是一群人,甚至不是一个流派。换句话说,我又把一个人提出来了,一个个体,一个半人半神的角色,如果他能够不被他可能有的对立面所压垮,他应该可以脱颖而出,可以战胜被大众所完全认可的价值。我们不知道他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因为这是些非常个人化的素质,它们来自很深的地方,来自个体深深的内部。 --马塞尔·杜尚
 
  【29】:生存的关键主要是看花多少钱,而不是看挣多少钱。你得知道可以维持你生计的数目。 --马塞尔·杜尚
 
  【30】:为什么你们总想着把一切归类呢?我是谁?我知道吗?我是一个人,简单地说是一个呼吸者。 --马塞尔·杜尚
 
  【31】:我没有那种预先的计划,我不为明天担心。 --马塞尔·杜尚
 
  【32】:我一直都感到一种逃离自己的需要。 --马塞尔·杜尚
 
  【33】:I force myself to contradict myself in order to avoid conforming to my own taste. 我强迫自己自相矛盾以避免墨守自己的成规。 --马塞尔·杜尚
 
  【34】:我拥有一份非常精彩的人生。 --马塞尔·杜尚
 
  【35】:不过,我那时对自己没有把握,尤其在这种反叛开始的时候……当你还只是个孩子时,你不会哲学地去思考的,你不会说“我这样对吗?我这样错吗?”你只是单纯地顺着让你有趣的路走,而不会去考虑你做的事情是否合法。只是到后来你才会问自己是对还是错,是否该改变。 --马塞尔·杜尚
 
  【36】:没关系,这没什么要紧的。 --马塞尔·杜尚
 
  【37】:当然我们毕竟要接受所谓科学的法则,因为这给生活带来许多便利,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事物的真相。也许它们只是幻相。我们太看重自己了,我们以为自己就是这个地球上的主宰,我对这一点非常怀疑。‘法则’这个词压根儿和我的处世原则相抵触,科学显然是一种封闭的循环,每50年或者某时候,新的法则一出,旧的就得全部改过。我看不出我们为什么要如此推崇科学,因此我要给出另一种证伪,我全部的所作所为就是在证伪,这就是我的个性,我就是不能对生活抱一本正经的态度,但是让一本正经带上幽默的色彩,倒是很有趣的。 --马塞尔·杜尚
 
  【38】:由于人心中没有是非高下之分,没有好坏你我之别,生命便可以完全无拘束地充分展开,到了这一步,人生便是艺术。 --马塞尔·杜尚
 
  【39】:我不是那种渴求什么的所谓有野心的人,我不喜欢渴求。首先这很累,其次,这并不会把事情做好。我并不期待任何东西,我也不需要任何东西。期待是需要的一种形式,是需要的一个结果,这个情况对我来说不存在。因为到现在为止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什么东西也没有做,我觉得挺好。我不觉得艺术家是那种必须做出什么东西来的社会角色,好像他欠了大众什么似的,我讨厌这种想法。 --马塞尔·杜尚
 
  【40】:真的就像布兰诺西所说,艺术首先是一个骗局,但我也相信艺术是一种海市蜃楼,是种幻想。每个人都只代表自己,就像在一艘失事的船上。 --马塞尔·杜尚
 
  【41】:杜尚的笼子作品:一个白色笼子,装了一大半沉甸甸的方糖一样的大理石,温度计,骨头。人,生活在漂亮的笼子里,沉迷在看起来像方糖实则是冰冷的大理石的无尽欲望里,沉甸甸;温度计表示像方糖的大理石并不是真正甜美的方糖,它们是寒冷的大理石,骨头是在说人类一直待在里面,背负沉甸甸的欲望,一辈子都不会醒悟,不会出来。 --马塞尔·杜尚
 
  【42】:艺术只是其他消遣中的一种,它不是我的全部生命,远远不是。 --马塞尔·杜尚
 
  【43】:我不是反艺术。‘反’这个字让我不喜欢,因为,你反对或者赞成,其实是一个事情的两面。而我所要做的是完全不存在,而不是什么反对或赞成。 --马塞尔·杜尚
 
  【44】:在一条沉船上,独自面对。 --马塞尔·杜尚
 
  【45】:没有什么能判断政治观念,正像没有办法判断艺术;然而政治家却愿意相信自己做着最了不起的事情。 --马塞尔·杜尚
 
  【46】:从根本上说,我不相信艺术家的创造功能,他和其他任何人是一样的人。他的工作是要做某种事情,那么商人也是做某种事情,你明白吗?另一方面,“艺术”这个词让我感到有趣。就我所知它是从梵文来的,它的意思是“做”。现在,每个人都在做些什么事,而那些在画布和画框之内做东两的人就被称为艺术家。起先他们都是被称为工匠的,我更中意这个称呼,无论在世俗的、军事的或艺术的生话里,我们都是工匠。 --马塞尔·杜尚 《杜尚访谈录》
 
  【47】:你必须做出选择:自由还是冒险。爱造就了你??可是太多的爱就像太多的威士忌一样,会对人造成伤害??你想成为什么?成为你自己,纯粹的、不掺杂的、不垢不净的。 --马塞尔·杜尚
 
  【48】:我在用八年的时间上我的游泳课。 --马塞尔·杜尚
 
  【49】:我并不要另外一次生命或者轮回什么的,这有多麻烦。了解了所有的这些就很好,人会死得很幸福。 --马塞尔·杜尚
 
  【50】:我想发现一些东西,它们和过去是全然不相干的。 --马塞尔·杜尚
 
  【51】:那是一个伤疤,是一个伤口,但那是一个有意的伤口,那是剪断肚脐时留下的伤口。我想从那以后,我才算真正开始有生命。从那时候开始我活着,即便只是为了后来我做的那几件事,但这些对我很重要。 --马塞尔·杜尚
 
  【52】:在下棋中,在移动的范畴中存在着一些很美丽的东西,但是在视觉的范畴中却没有。那是对移动或者说对动作的想像,下棋,就是这个移动产生了美,这种美完全存在于人的头脑中。 --马塞尔·杜尚
 
  【53】:在我的一生中我都处在这种心态中。我从来不做任何事情来取悦自己。在我的一生中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带着满意的心情完成的。 --马塞尔·杜尚
 
  【54】:因为家庭迫使你放弃自己真正的理想,去拿这些理想和家庭所具有的东西变换,和社会及一切这样的行头交换。 --马塞尔·杜尚
 
  【55】:我对自己不认真。 --马塞尔·杜尚
 
  【56】:我一直在试图渐渐减少行动。 --马塞尔·杜尚
 
  【57】:一个人的生活不必负担太重,不必做太多的事,不必一定要有妻子、孩子、车子、房子。 --杜尚
 
  【58】:上帝是人的创造物。为什么来谈这种乌托邦。当人们发明了什么,总有些人拥护它,有些人反对它。编造一个上帝的观念是疯狂的愚蠢。我并不是要表明自己既不是无神论者,也不是信仰者,我压根儿就不想谈这种事情。我没有对你谈过星期天蜜蜂的生活吧?这是一回事。 --马塞尔·杜尚
 
  【59】:我一直都被一种心思困扰着:不要用同样的东西。一个人要留心,因为除去他自己,他会被过去的事情控制、占领。哪怕主观上并不愿意,也会不由自主地在一些细节上体现出来。因而,为了做到一个完全彻底的决裂,这是一场不停止的战斗。 --马塞尔·杜尚
 
  【60】:我对此一无所知,我不明白政治方面的任何事情。并且,我得说那是一种很愚蠢的事,它最后是一无所获,不管那是共产主义、君主制、人民民主,在我看来,它们都完全是一回事。你会对我说,为了能在一个社会生活下去,人们需要政治。但没有什么办法能判断政治观念,正像没有办法判断艺术一样,然而,政治家却愿意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是最了不得的。 --马塞尔·杜尚
 
  【61】:在法国整个19世纪后半叶,流行着一句俚语,即‘像画家一样愚蠢’。这是千真万确的,那些仅仅将他们所看到的东西记录下来的画家是愚蠢的。 --马塞尔·杜尚
 
  【62】:维也纳的逻辑学家建立了一种体系,其一和每一件事情--以我的理解--都是一个同语反复,那就是对前提的重复。在数学中,从一个简单的定律可以推导到一个复杂的定律,但所有这些都包含在第一个定律中。所以,形而上学=同语反复;宗教=同语反复:每一件事情都是同语反复,只除了黑咖啡,因为人的感官是被控制了的! --马塞尔·杜尚
 
  【63】:现成品放在那里不是让你慢慢去发现它美,现成品是为了反对视觉诱惑的,它只是个东西,它在那里,用不着你去作美学的沉思、观察,它是非美学的。 --马塞尔·杜尚
 
  【64】:想要创造或发现自己的方式,而不是简单地做这个理论的解释者。 --马塞尔·杜尚
 
  【65】:当一个人在笑话一切东西又接受一切的时候是一回事。你并不需要涉足太深,你接受这些是让别人高兴嘛,并不是为自己的。这差不多是一种礼貌,除非有一天礼貌变成极其重要的行为。如果说这是诚挚,那么它就是。 --马塞尔·杜尚
 
  【66】:因为从根本上说,我没有画家们一向有的那种心态:想展出自己的东西,希望被接受,然后受到批评家的夸奖。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批评。 --马塞尔·杜尚
 
  【67】:杜尚遗孀:对于杜尚人们有一点总没有弄明白,人们往往朝着复杂里去解释他,其实从根本上说他是个非常单纯的人,那才是他生存的方式。尽管他做下的那些东西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意味着非同一般,可这个结果并不是他自己要造成的。 --马塞尔·杜尚
 
  【68】:杜尚给现成品题字起名的目的:明确希望让它们不带意义。 --马塞尔·杜尚
 
  【69】:或许以后人们会问我是否真的干了什么,但我并不介意,我也不为这些事所困扰,我已经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做喜欢的事,这已经就很多了。那么多的人说,要是我有一间乡间别墅该多好等等,但这有什么用呢,就每天生活而言,我想要的一切都已实现。 --马塞尔·杜尚
 
  【70】:你瞧,我不想把自己锁定在任何位置上。我的位置就是不具备位置。不过,这一点是不能拿出来谈的,你一旦张嘴谈论,就把这个状态破坏了。 --马塞尔·杜尚
 
  【71】:我要的东西不多:棋,一杯咖啡,过好二十四小时。 --马塞尔·杜尚
 
  【72】:吃饭和为了绘画而绘画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马塞尔·杜尚
 
  【73】:我是非常不受诱惑的。 --马塞尔·杜尚
 
  【74】:说到真理、真实、绝对的评价--我绝不相信这些。 --马塞尔·杜尚
 
  【75】:接受和拒绝是一回事。 --马塞尔·杜尚
 
  【76】:我拒绝的不仅是架上绘画,而且是任何种类的绘画 --马塞尔·杜尚
 
  【77】:没有美,没有丑,没有任何美学性。 --马塞尔·杜尚
 
  【78】:我从不把自己保持在一种建立好的模式里很长时间。 --马塞尔·杜尚
 
  【79】:立体主义分子,他们正像跟着领队人模仿动作的猴子,全然不知那些动作的意思。 --马塞尔·杜尚
 
  【80】:没有什么事情是重要的。 --马塞尔·杜尚
 
  【81】:那个时候,显然,我对于制造优美艺术的人抱着无知的热情。 --马塞尔·杜尚
 
  【82】:选择一个东西很难,因为15天后你会开始喜欢它或者讨厌它。因而,你必须在接近它的时候是冷漠的,仿佛你不带任何美学的情感。选择现成品也常常基于视觉的冷漠,同时,要避开好和坏的趣味。 --马塞尔·杜尚
 
  【83】:我不相信“个体”这个词,这个词是人造出来的。这是一个很普及的概念,可在现实中却并不存在。虽然人们对此无可置疑地坚信着,而我却不信。没有人甚至想到过别去信这个“我是”,没有人吧? --马塞尔·杜尚
 
  【84】:有了多余的钱,我还得费心照看它们,累不累啊。 --马塞尔·杜尚
 
  【85】:杜尚女友:他能够和我同居一室,却让我觉得就像只有我自己独自待着一样。 --马塞尔·杜尚
 
  【86】:我告诉他们1916年在纽约我有过的一件事,当诺德看了《下楼的裸女》之后,打算每年给我1万美元,包下我在一年中做的所有东西。我说:不,那时我并没有钱。我本可以很方便地得到l万美元的,但是,不能,我感觉到了其中的危险。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怎么躲开这危险。在1915年、1916年的时候我有29岁了,所以,我已经足够成熟来保护自己了。 --马塞尔·杜尚
 
  【87】:所有这些玩笑--上帝的存在,无神论,决定论,自由意志,社会主义者,死亡等等,都是一盘被称为语言的棋局中的子儿,只有当一个人不介意在这盘棋局中的输赢,它们才会对于他有娱乐作用。 --马塞尔·杜尚
 
  【88】:就认识到生命的首要因素是变化而言,我受帕格森和尼采的影响。其实,变化和生命根本就是同义词。 --马塞尔·杜尚
 
  【89】:我没有打算,也没有任何建设件的计划,我甚至都没有问过自己该卖画或者不卖画。这里可没有任何理论的根基。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这有些像蒙马特区的波希米亚似的风格--活着、画画、做一个画家--从根本上说不意味着任何东西。实际上在今天事情还是这样。一个人想成为画家是因为他想要所谓的自由,他不想每天早上去坐办公室。 --马塞尔·杜尚
 
  【90】:我经常向自己问许多为什么,从这样的提问里产生怀疑,怀疑一切。 --马塞尔·杜尚
 
  【91】:每一件事会成为观念的,即取决于事情本身而不是视网膜。 --马塞尔·杜尚
 
  【92】:从库尔贝以来,人们就一直认为绘画是作用于视网膜的。这是一个人人都犯的错误。视网膜是瞬间的!在这之前,绘画有着其他的功能:它可以是宗教的、哲学的、道德的。 --马塞尔·杜尚
 
  【93】:一个词无论想要表达什么东西都是绝无可能的。我们一旦把自己的思想放进词或句子中,事情全都会走了样。 --马塞尔·杜尚
 
  【94】:你拒绝一件事情,跟你接受一件事情,本质上是一件事情。 --杜尚
 
  【95】:我想摆脱这些所谓的个性风格,也想摆脱所有的视觉性绘画。 --马塞尔·杜尚
 
  【96】:谈到艺术,我可能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我不相信艺术是神秘的装饰物。作为药物,艺术对许多人有用,很有镇静作用,但是作为一种宗教,它甚至不如上帝那样好。 --马塞尔·杜尚

相关阅读

推荐栏目

声明

1、《马塞尔·杜尚经典语录》一文由网友投稿到本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如果《马塞尔·杜尚经典语录》一文有任何侵犯权益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本站核实后将予以删除。

3、如果喜欢本站的文章,请ctrl+d收藏,欢迎一键转发到朋友圈、微博、QQ好友分享!

Copyright 好句子大全网 鄂ICP备14009956号-2